沟尾林“九包七”俯视图。通讯员 摄

责任者: 
黄挺
出版日期: 
2015-09
推介日期: 
2016-08-26
    宗族和民间信仰是构成乡村文化传统的两大支柱。本书为作者关于潮汕宗族与乡村传统文化研究的论文结集,是广东省教育厅人文社科重大项目“明清以来潮汕商人与地方社会:以慈善活动为中心”阶段性成果之一。作者将论文按专题形式予以整理,主要分为“16世纪潮州宗族的文化建构”“清代宗族与地方社会”“文化、观念与近现代宗族发展”“海外移民与宗族文化”四章,并附详尽的图表目录,有利读者对潮汕宗族社会的形成、发展及其对现代社会的影响有深入细致的了解。

  近日,由林宝瑞主编,陈嘉顺审订的《林氏源本堂族谱》已经杀青出版。林、陈两先生知道我素好收藏族谱,故分赠我一部。该书装帧简朴大方,内容翔实,体例严谨,拜两先生之嘉赐,我因得以饕餮了一顿精神大餐。

    宗祠中的辈序称谓向来被族人所重视。它是用以维护宗族的世系承传,辨明血缘亲疏,保持血统纯正而世代延续的一种特殊徽记。使族人不忘其本末,谱之不紊其分支。因而,昭穆有序,伦常不忤。
   辈序的起端,一般由一个宗族中的始迁祖(一世祖)所立制,从开始(一世)至若干世,甚至上百世不等。一世一字眼,按世系排列组成相同字数的句子汇篇而成,既押韵又朗朗上口,便于族人记取领会。

    著名学者秋风先生曾对于宗族的意义,有过非常深刻的阐述,我读了颇受启发。从农村出生而且上了年纪的人士,由于家乡环境的陶冶,所以不管是男是女,都已是有一点宗族的观念,这点我是清楚的。只是过去对此不主张、不提倡,大家讳莫如深。但我以为,宗族制度与宗族观念是两回事,时至今日,如果还要“谈宗色变”,那就有些匪夷所思。

    潮州文化作为一种具有显著的区域特色的文化,它的发生和形成是由多种要素决定的,最基本的是共同地域上的具有某些共同特征的居民。它不仅要有相对确定的地域作为发酵的地盘,而且要有相对固定的居民群体为依托,地域与居民互相依存,构成一个统一体。星罗棋布的潮州村落宗族,由于其特定的基质,从而成为这一基本载体。

    历史上的潮商是指潮州府籍的商帮集团。在明清两朝,他们虽然未能像晋商和徽商那样称霸中国商界,但当晋商和徽商因固守传统而衰败的时候,潮商却伴随着近代海外移民高潮而崛起于海外。如果将杨白劳比喻为商人,面对封建社会的土崩瓦解,外国资本(黄世仁)的咄咄逼人,晋商和徽商因为绝望而自杀了,但潮商却相信天无绝人之路,因而远走海外。

    宗族势力的存在在我国农村由来以久,随着现代文明的发展,宗族势力在一些地区已经趁于消亡。而在潮汕地区,宗族势力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曾有所减弱,但改革开放以后却又得到迅速发展,且有进一步加强的趋势。改革开放以后宗族势力的强盛与社会物质文化快速发展的同时,精神文明建设出现真空现象有关。
 

    农村庄寨都是聚族而居,各占地利,豪绅也各扩张其势力。由于庄寨密布,田园相接交错,庄寨有大小,势力有强弱,农副各业各求发展,利益矛盾也在不断产生,发展到尖锐化时,就难免要争吵。而庄寨中豪绅阶层,为了维护和扩张势力,维持其统治地位,转移村内矛盾视线,庄寨间的矛盾尖税化时,就会爆发庄寨械斗。清代,潮汕各县都发生过庄寨械斗,以至发展到“会乡”械斗。

订阅 RSS - 宗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