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只知他是“性学专家”,甚至一度“声名狼藉”,其实其抱负和才能是多方面的,振兴中华、振兴潮汕的豪情也史有记载

张竞生

  如果非要用一个词来描述张竞生(1888—1970)不可,与其选择“性学专家”,不如说是“卢梭信徒”。作为北大哲学教授,竟然凭借薄薄一册《性史》,赢得生前无数骂名,也收获了半个多世纪后的无限风光,这其实是不虞之誉(毁)。

  张竞生是著名的性学博士,也是民国时期的“三大文妖”之一,其他两人分别是美术界的刘海粟和曲艺界的黎锦晖。三人涉足神秘的性领域禁地,一生得到辱骂不断。甚至连鲁迅都曾刻薄批评过张竞生。

  张竞生是广东饶平县人,民国初年首批稽勋官费留法博士,为民国三大博士之一。张竞生先生一生数度赴法,或求学或译著,为追求科学与新思想,孜孜不倦。

    清明时节,我与张竞生的次子张超相约回到我们共同的故乡饶平,追思先贤,解读张竞生晚年十载故乡生活的密码。许多故事不为外界所知,现将一些片断奉给读者。
 

    张竞生(1888—1970),饶平县浮滨大榕铺村人,幼名江流,学字公室。因受达尔文“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进化论影响,自己改此名。1912年赴法国留学获博士学位,回国后于1920年冬至1921年夏出任当时潮州最高学府金山中学代理校长。由于受到“五四运动”科学与民主思想的影响,张竞生希望以其坚强的信心和先进的教育理念,塑造一个全新金中。因此,他到任后,就大刀阔斧进行改革。

    黄嘉是笔者的潮州同乡、美国康奈尔大学的校友,又是台湾农复会几十年的同事,关系非比寻常。他以科学家的身份从事农业推广,是个很了不起的人。笔者自退休以来,从事写作,学句《大长今》里的话,是写传记的“熟手”,不过现在限于篇幅,只能以两三事这种体裁,写几句来纪念他。 
 

    张竞生是辛亥革命的积极参加者,“五四”新文化运动积极的推动者,他极力倡导“在白话式中而含有诗意的字句”,让人读了“心醉心赏”。 
 

页面

订阅 RSS - 张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