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敦五的名字,在潮乐界老一辈乐人中并不陌生,但后学者认识的人似乎还不很多。就是近年以来出版的《潮州音乐人物传略》和《近现代潮汕音乐》等专著,也未见有关他的记载。我也是到了最近,从刘峰同志朋友提供的几篇缅怀许老先生的文章和著名筝艺家杨秀明先生为许老制作的纪念特辑《清风正气》的乐曲,以及潮乐界一些知情人士的粗略介绍,才开始对他的生平、成就有所了解和认识。
 

    你知道在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上海的大部分电影都是用什么音乐吗?这就是潮州古乐,一种渐渐被大多数人遗忘的天籁之音。
 

    提起潮汕文化,人们便会想起名闻遐迩的潮州莱和工夫茶。其实,潮汕文化内涵丰富,多姿多彩。更令人瞩目的是它的古老、独特、文雅。 

    揭阳国乐社,始建于明代,兴盛于清朝末年,社址设在县城考院前街南轩,是誉满潮汕的民间音乐团体。乐人多为贵介公子,文人墨客。他们热爱音乐,经常聚集在一起切磋技艺,演奏音乐,艺术上精益求精。在当时的艺人中较有成就的当数板手余文集、头弦手长洲、琵琶手王战录、笛手刘科仙、三弦手林德宽、胡弦手许冠三等。演唱水平较高的有乌净黄全才、青衣李长远、生跨旦黄永昌等。

    说起传承潮阳笛套音乐,究竟谁劳苦功高?如若在潮阳“英雄排座次”,按照圈内人士的评价,首推77岁民间老艺人林立言。2008年2月,林立言终于金榜题名,在北京人民大会堂被国家文化部授予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潮州音乐)代表性传承人,得到了充分的肯定。 
 

    潮剧是历史悠久的地方文化,以表演细腻、音乐结构丰富多彩、唱腔优美动听而驰名。但是,随着社会的不断进步,人们的欣赏水平、审美角度也在不断变化,潮剧怎样通过不断的变革、创造,在继承的基础上,来适应时代发展的需求呢?好多老师、前辈,总有一句挂在嘴边的话:“练要死,用要活。”这里的“死”和“活”是两个对立的概念,在艺术创作中它却代表了两种不同的创作方法。

    “不管汝住奈也,涯兜都系客家人,不管汝到海角天涯,唔会忘记客家话……涯个阿公同涯讲,涯兜个祖先系从中原来,千辛万苦,做起围龙屋,得闲转去烧香敬祖公,略表涯兜子孙个忠孝心,世代不改变涯兜个客家情……”五月初,在黄遵宪故居前举行的“客家情爱心传递活动”上,《客家情》、《客家,我心灵的故乡》等一首首用客家话演唱的新音乐博得了在场观众的阵阵掌声,大家惊奇地发现,原来用客家话也能唱出如此具有流

    潮州人把乐谱叫做“弦诗”。古代的乐,是诗、歌、音乐和舞蹈的综合体。我国第一本民歌集就是《诗经》,古时没有记谱法,只把歌词写下来,人们熟悉地方音调,拿到歌词就随口可唱。所以“诗”也是“歌”,古时把乐调也称为“诗”,这在潮州方言中一直沿袭下来,如弦乐谱叫“弦诗”,筝谱叫“筝诗”等。 
 

    澄海区隆都镇前美村年逾八旬的陈旭老翁,一生与音乐结下不解之缘,教书授徒,为活跃农村文化生活、培养音乐人才做出了应有的贡献。素昧平生的原广东省顾委主任、广东省副省长寇庆延欣然命笔题词寄赠陈旭老翁,赞许其充实的爱乐人生。近日,笔者登门拜访了陈旭先生,听他讲述鲜为人知的爱乐故事。 
 
    无师自通一举成名 
 

页面

订阅 RSS - 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