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筝与琵琶工尺号虽然不同,合奏竟能协律和声,三弦则照筝谱工尺弹之,亦得音韵和合,每弹入神,确有妙趣,实与寻常乐谱大有天渊之别”。“三友”把其合奏特点结为这句形象的话:“始则江河各流,既则大海同归。”
 
   如果把潮州细乐之“能协律和声”归结成为一门学问,那么这两句话就是这门学问的真谛。
 

    五十年代我国著名古筝演奏家赵玉斋到瑞典访问,受到国王亲切地接见,国王还特意拿出珍藏的由周恩来总理赠送的唱片给大家看,他说中国的音乐很优美,很好听。大家一看,竟是潮州音乐,于是赵玉斋回国后又特地从北方来到潮州,对潮州音乐进行研究。 

    庙堂音乐原是供寺庙、善堂做法事演奏的乐种,包括佛曲和道调,俗称法曲,来源久远。唐代显庆四年(659年),虔诚佛教的长安人唐临出任潮州刺史,治潮期间大力弘扬佛教,佛曲便随之入潮。八世纪之初,揭阳、潮州先后建南山寺(亦名广法寺)、开元寺,佛曲更是源源不断传入。九世纪初期,又有惠照禅师及其子弟大颠禅师在潮地推行佛教事业,使佛学佛曲在潮州代代薪传。

    潮州音乐中潮筝、弦诗乐、细乐和潮剧音乐的常用调。
 
     原仅用“轻三六”、“反线”、“重三六”、“活五”四调,近世增“轻三重六调”,共五调。
 
     调名中的数字“三”、“六”、“五”都是二四谱中的音高谱字(见表)。
 
    “轻”表示保持谱字的原位音高;
 

    潮剧界俗称的“头手”即是潮剧乐队的领奏者,也是乐队中的第一乐师。领奏者除了要有扎实的演奏技巧,还要肩负着引领乐队演奏、并与司鼓和表演者紧密配合的重任。 
 

    在1999年“庆祝澳门回归特别行政区成立大会”上领奏《龙腾虎跃》,为澳门回归敲响第一鼓,受到江泽民等中央领导人的亲切接见和赞扬。他就是潮阳籍的中国著名打击乐演奏家、广东歌舞剧院民族乐团团长兼打击乐首席陈佐辉。
 

    潮剧音乐包括伴奏音乐,风格典雅、古朴,大概和潮剧音乐的古老传统有关。潮剧本属弋阳腔一支,和昆腔同时,大抵都起自明代,但弋腔的产生和流播要比昆腔早。弋腔、昆腔同属明代两大唱腔,都唱元、明相沿的传奇剧目。明传奇上承宋元杂剧南戏,所唱的曲牌都可溯源于宋元曲牌。

    与潮汕地区的先民史和文化发展史有着密切的关系。春秋时期的潮汕,虽被称为南蛮和百粤,是古越族的住居地。那时这里已有青铜文化,说明中原文化已渗透到这里。直至秦始皇帝统一中国,发兵百粤,已有揭阳戍守区。后来还有将领史禄及其军众留寓揭阳。音乐文化随着南来的移民传入百粤之地,与土著音乐文化互相融合。这是潮州音乐的远源。
 

    潮剧,古称潮州戏、白字戏。她是以潮州方言来演唱的,具有浓厚的地方特色和独特的艺术风格,特别是样奏音乐中的打击乐,组合之多,运用之灵活、艺术效果之强,都令人赞叹不已。
 
     潮剧的打击乐由木革类和金属器具类组成,各种打击乐器大部分是以潮剧的基本调“F”调为标准来定出其音高的,这是本剧种独特艺术风格的一大特征。
 

    陈天国,1938年生于潮州,现为广东音协、中国传统音乐学会会员,星海音乐学院研究员、教授。陈天国致力于音乐理论研究和潮乐的收集整理,着有《潮州禅和板佛学》、《潮州音乐研究》等书,曾获第六届广东省鲁迅文艺奖。
 
     陈天国钟情潮乐孜孜以求
 

页面

订阅 RSS - 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