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潮汕地区,一些姓氏由于受到先祖之间的情谊、恩情和潮汕话谐音等因素的影响,出现了许多体现不同姓氏之间和睦相处的事例,在其背后都有一段有趣的“古”!

  “君子之交”,一般人的反应是“淡如水”,也即君子之间建立在道义基础上的交情高雅纯净,清淡如水。北宋有个富姓的官员,却将这个典故升华到不流俗的境界,他的对答是“君子之交,不同流俗”,这得从他和他的恩师之间对一个政见的不同见解说起——富弼(bì,潮音piag8(颇跃8),意为辅佐)(1004~1083),字彦国,洛阳人。

  荷花是文骚墨客笔下美丽素材之一,北宋文学家周敦颐的一篇《爱莲说》,可谓将荷花之美备述矣。文人爱莲,画家亦然,古今多少不同画家笔下的荷花美图,展现了这花中君子美妙的千姿百态。在800多年前的南宋,一位於姓画家,就凭着执着的爱荷热情,专画荷花,最终,以擅画荷花闻名遐迩,并直至登堂入室,受到当朝皇帝的肯定。爱莲的皇帝还对其封官赐爵。

  载姓,宋代编著的《百家姓》没有列入此姓,明人凌迪知编撰的《万姓统谱》和夏树芳编撰的《奇姓通》也没有列入此姓,然而这个小姓却是自古有之,寻根溯源,其得姓始祖来自西周初年的姬姓直系王族——公元前1046年,周武王灭纣建立周王朝后,分封了一批诸侯国,自己的弟弟大多得到分封,除了两个年纪尚小者外。这两个小弟,一是老九姬封,二是老十姬载。

  1949年1月15日,天津解放。国民党政权办公场所的牌匾大多被贴上白纸,即将更换上新政权的牌子。

  姓氏是人类文化中标志人群血缘系统的“遗传”性符号,每一个人都有自己与生俱来的姓氏。一个人在生姓什么,去世之后仍然是这个姓,丝毫不变,这是天经地义的事。然而,在潮汕很多地区都存在生死异姓的奇特现象。

  生张死李

  巫马施是孔子七十二弟子之一,他被后世景仰的事迹是“决不做见利忘义之人”,这事儿得从他与孔子另一个弟子子路的故事说起——巫马施和子路一起打柴,两人看见一家富人,驾车百乘,豪华非常。子路问巫马施,如果放弃从孔子那里学习到的学问、品德和本领,即可如此富贵,你干不干?巫马施认为子路问此话是污辱了自己,表示志士仁人绝不做见利忘义的事情。

  明代有个逯姓官员,只在朝廷做了5年官,虽然只是“七品芝麻官”,却是不顾个人得失,以刚直奏议顶撞了皇帝、上级3次,最终被贬出京城,到西部边远地区做个地方官,索性弃官回乡,在一家书院与志同道合之士一边讲学育人,一边从事治学研究。最终,他成为山东历史上“聊城七贤”之一,备受后人景仰——逯中立,字与叔,号确斋。

  在潮汕地区,一些姓氏由于受到先祖之间的情谊、恩情和潮汕话谐音等因素的影响,出现了许多体现不同姓氏之间和睦相处的事例,在其背后都有一段有趣的“古”!

  元朝末期,全国各地农民起义蜂拥而起,元朝无暇顾及边事,位于云南西部的傣族各部落,在一位思姓首领的带领下,建立了一个地方政权——麓川王国,这个思氏政权在元末、明初朝代更迭时期存在了两百年,成为傣族社会一个重要的发展时期。

页面

订阅 RSS - 姓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