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氏家·袁氏》摄制组在揭阳渔湖长美袁氏家庙进行拍摄。

  “婵”字常见于女名,但当这个字成为姓的时候,您是不是觉得挺奇特?是的,“婵”一个稀姓,宋代编著的《百家姓》没有列入此姓,明代凌迪知编撰的《万姓统谱》和夏树芳编撰的《奇姓通》也没有列入此姓,直到2008年学者贾学平编撰的《新编千家姓》中,在单姓按音序排列的C序列里头9个读为chan的行列里,才列入了这个姓。

  茸姓是一个稀姓,宋代编著的《百家姓》没有列入此姓,明代凌迪知编撰的《万姓统谱》和夏树芳编撰的《奇姓通》也没有列入此姓,直到2008年学者贾学平编撰的《新编千家姓》中,在单姓按音序排列的R序列里头10个读为rong的行列里,才列入了这个姓。

  清末,一位增姓官员到浙江当了巡抚,其时碰到了一桩朝廷交办的棘手案件——铲平革命党人秋瑾之墓。这位官员不想把事情做绝,于是导演了一出做给朝廷看的戏,而又使秋瑾的遗骨得以悄悄迁走。这一幕历史,直到新中国成立后才被披露出来——增韫,字子固,蒙古镶黄旗人,清代最后一任浙江巡抚。

  民国初年,一位傣族刀姓革命志士在北京英年早逝,孙中山在追悼会上为其致挽:“边塞伟男,辛亥举义冠遇春;中华精英,癸丑同恸悲屈子。”这位革命志士叫刀安仁——刀安仁(1872~1913),云南干崖(今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盈江县)人,字沛生,傣语官名“帕荫法”,父亲为干崖第23任宣抚使土司刀盈廷。

  崖姓是一个稀姓,宋代编著的《百家姓》没有列入此姓,明代凌迪知编撰的《万姓统谱》和夏树芳编撰的《奇姓通》也没有列入此姓,直到2008年学者贾学平编撰的《新编千家姓》中,在单姓按音序排列的Y序列里头20个读为ya的行列里,才列入了这个姓。

十多年来,蔡逸龙致力于梳理揭阳各姓氏源流和演变。

揭阳火烧地街石狮老爷

  清代,一位潮汕泊姓将军当了江苏省通州镇武官,却在带兵操练、讲武习艺之余下田教当地农民改良劳动工具和耕种作物,备受当地群众称颂——泊承升(?~1882),号荷亭,陆丰碣石镇人。农夫出身,中年入伍,逐步晋升。

  1927年9月底发生在揭阳的那一场南昌起义军汾水战役,有位宛姓起义军战士在战斗中失利被俘,押往湖南长沙。

页面

订阅 RSS - 姓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