丙申季春,北京人艺《知己》《李白》两部话剧先后到潮州、汕头、厦门和深圳演出,引发了四地观众、尤其是文化艺术界强烈的反响。回顾巡演前后的履痕,诚然感触良多。只言片语,自是碎不成章;倾心吐胆,倒也情真意切。

''

  根据清朝官员李锺钰的记载,1887年新加坡的小坡已经有潮剧演出。辛亥革命和北伐战争,社会动乱,时东南亚待开发,沿海华人渡海南移,潮剧团亦一班一班随船而至。十九世纪末,首班抵新加坡是老赛永丰班,跟着有老荣和兴、老玉楼春、老万梨春、老赛桃源。

  中国戏曲舞台,从宋元南戏兴起之后,逐渐从广场平地演出或厅堂座席间演唱,上升到具有一定高度的戏台上演出。这是戏曲艺术发展历程的一次飞跃。

  最近广东潮剧院一团正在加紧排演潮剧《唐伯虎》,将于10月2日赴新加坡演出。笔者应邀多次观看了排演、彩排,对演宁王妃的著名潮剧表演艺术家张怡凰,和演唐伯虎的著名潮剧小生林初发的表演留下十分深刻的印象。林初发的扮相儒雅,却又有不羁的傲骨,其中的真情与文采,被表现得栩栩如生。

    说起海陆丰正字戏,不得不提正字戏的“道场”玄武山。玄武山位于陆丰碣石镇——这样说其实还不准确,应该叫碣石卫。明洪武二十七年(1394年),碣石设卫城,是广东海防七镇之一、明三十六卫之一。碣石卫规模大,辖内旗军多,地理位置重要,与天津卫、沈阳卫及威海卫合称中国明清四大卫。

  卫群的那本《知蝉声几度》甫出版就好评如潮,短短几个月时间,就重印,俨然一本畅销书。我去书店时,有时候会下意识地去留意这本书,发现不少书店都是把它摆在显眼的位置,方便读者的寻找。《知蝉声几度》还获了很多个奖项,说明大家对它的认可,这也是卫群在短短时间里便完成另一本新作——《女童伶往事——一个人的戏班史》的动力。

  笔者并非梨园中人,但对潮剧尤为喜爱。

  时常看到报章中,把揭阳称为“小戏之乡”。但经相关人士证实,揭阳之谓“小戏之乡”,是当时一个场合某一领导的口头嘉封,却并没有实际进入认定程序。然而以当时揭阳创作小戏之多,成名作品之多,就是叫做“小戏之乡”也不为过。当然,那只是阶段性成果而已,揭阳建市以后,这样的盛况已不再有。

页面

订阅 RSS - 戏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