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海陆丰正字戏,不得不提正字戏的“道场”玄武山。玄武山位于陆丰碣石镇——这样说其实还不准确,应该叫碣石卫。明洪武二十七年(1394年),碣石设卫城,是广东海防七镇之一、明三十六卫之一。碣石卫规模大,辖内旗军多,地理位置重要,与天津卫、沈阳卫及威海卫合称中国明清四大卫。

  卫群的那本《知蝉声几度》甫出版就好评如潮,短短几个月时间,就重印,俨然一本畅销书。我去书店时,有时候会下意识地去留意这本书,发现不少书店都是把它摆在显眼的位置,方便读者的寻找。《知蝉声几度》还获了很多个奖项,说明大家对它的认可,这也是卫群在短短时间里便完成另一本新作——《女童伶往事——一个人的戏班史》的动力。

  笔者并非梨园中人,但对潮剧尤为喜爱。

  时常看到报章中,把揭阳称为“小戏之乡”。但经相关人士证实,揭阳之谓“小戏之乡”,是当时一个场合某一领导的口头嘉封,却并没有实际进入认定程序。然而以当时揭阳创作小戏之多,成名作品之多,就是叫做“小戏之乡”也不为过。当然,那只是阶段性成果而已,揭阳建市以后,这样的盛况已不再有。

  潮剧的行当一开始便继承南戏七角分行的办法,如《金钗记》、《琵琶记》都是按生、旦、外、贴、丑、净、末七角来安排的。到了《金花女》,虽出现婆、童、梅香、手下等称谓,但直至清末,潮剧行当仍大体循南戏七角旧观。

    入夜,微凉的海风吹拂,村道旁宽敞的空地上正上映着一出潮汕大戏,电影里书生、小姐唱得动情,但令人奇怪的是荧幕前却一个观众都没有,只有放映员孤寂地坐在放映机前。这是记者近日在广东潮汕地区狮石村见到的奇特一幕。
 

    在戏曲舞台上,常由蟒袍的色彩来区别剧中人的身份、地位与年龄。蟒袍大体分为红、明黄、杏黄、白、蓝、绿、紫、粉红、淡湖、浅米、古铜、豆沙、香色等。原箱蟒袍分为上、下五色。上五色是红、绿、黄、白、黑色;下五色是蓝、紫、粉红、淡青和香色。明黄与杏黄是扮演皇帝、番王、王子以及齐天大圣(孙悟空)的蟒袍专用色,其它角色不得使用。扮演皇帝时,如果没有明黄、杏黄蟒袍,可以用红色蟒袍代替。

    欧洲文学对悲剧和喜剧的美学理论,曾划出两个截然不同的定义。17世纪法国戏剧理论家毕尔·高乃依认为:“喜剧和悲剧的不同之处,在于悲剧的题材需要崇高的、不平凡的和严肃的行动;喜剧则只需要寻常的、滑稽可笑的事件。悲剧要求表现剧中人所遭遇的巨大危难;喜剧则满足于对主要人物的惊慌和烦恼的模拟。”在诸如此类的理论指导下,古希腊的悲、喜剧就严格按照各自的范畴
 

    钟静洁,女,一九七一年生,广东省海丰县人,广东省戏剧家协会会员。一九九O年考入广东省海丰县白字戏剧团演员培训班,工青衣,兼闺门旦。她先后得到叶本南、卓孝智、陈素如、鞠少玲、林爱珍、钟芝铭、唐大陪等白字戏名角的悉心指导,又刻苦自励,广撷博采,从而形成了自己的艺术风格,她善于刻划深沉真挚、情意绵绵的深闺淑女;善于宣汇善良弱女子的凄楚冤情。

页面

订阅 RSS - 戏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