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搭的戏台,搭在池塘上面,池塘前是一大片平坦的水泥地,平时这块空地是用来晒谷的,今晚成了戏场。

  我曾经撰文认为,有限的时空与无尽的意蕴,这一对永恒的矛盾,令剧作家殚精竭虑,惨澹一生。一个成功的剧作家,应当具有诗人的激情,小说家的睿智,散文家的词采,杂文家的机锋,还要当半个思想家、半个哲学家、半个史学家,自然,还要当半个导演、半个演员。难矣哉!我至今仍这样认识,不改初衷。

  八月的潮州,暑气逼人,酷热难耐。在中山路市潮剧团艺乐宫里,演员们热情高涨、挥洒汗水,全情投入到新创作大型现代潮剧《韩江纸影人》排练中,排练现场的工作热情丝毫不逊色于这火热的天气。《韩江纸影人》将于九月二十二日赴广州参加“岭南风华·我爱你中国”展演。

  日前,接到中山大学一位研究莎士比亚戏剧专家的电话采访。这位专家在网上获悉我所供职的潮州市潮剧团曾于1986年改编莎翁的喜剧《冬天的故事》为潮剧《再世王后》上演,甚感兴趣,准备以此为内容写论文,于是通过广东省潮剧发展与改革基金会的领导,辗转找到我的电话,就直接打到家中来。

  西哲说过:“戏剧就像衣服,也有个样式。”中国戏剧有正剧、悲剧和喜剧之分。喜剧中,丑角是一个重要的、不可或缺的行当,在笑声和娱乐中,给人以思索和有趣的回味,它比单纯道貌岸然的说教要好得多。

  中国戏剧的丑角有何起源呢?

《二度梅》剧照

《金花女》剧照,陈丽璇饰金花、郑蔡岳饰金章、洪继深饰进财,1960年拍摄

页面

订阅 RSS - 戏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