歇后语“买尾咸鱼去放生,唔知蔫”,讥笑缺乏仁德之心,却又赶潮流做善事的人,弄巧成拙。

  “咸鱼”,渔民把捕得的鱼,择其可以腌制的鱼类腌成咸鱼。居家人常买后佐饭吃。“蔫”指动物或鱼类死后,腐化变质,“唔知蔫”就是不知臭。

  脖子,潮汕话叫做[am6](庵6),平时有人写作“项”,错了。“项”字潮汕话只能读作[hang6](限),没有闭口韵母[am6](庵6)的读音。[am6](庵6)的本字是“颔”。

  歇后语“买尾咸鱼去放生,唔知蔫”,讥笑缺乏仁德之心,却又赶潮流做善事的人,弄巧成拙。

  在潮州市流传着一句歇后语:“四狮亭石狮——独耳”。关于这条歇后语的来历,还有一段传说。

  潮汕歇后语“七月半鸭——毋知死活”的词义并不难解,是说到了农历七月半,鸭子们还在吱吱喳喳地鼓噪,一点都不知道即将被宰杀,简直是不知死活!这句俗语还可以用来形容自以为是,夸夸其谈,不明危险与厉害的人。问题是为什么到了七月半,鸭子就会被宰杀呢?

    有一个王秀才,单名钦字。他勾结官府,出入衙门,包揽词讼,开门七件,无不讹诈索取而得。乡民称他为“王禽兽”。
 
   溪南墟和合糖铺焙制油饼,皮酥馅甜,清香适口。远近闻名。王钦秀最爱吃。每见这油饼,口水直流。
 

    扶轮堂照壁——十嘴九“胶仓”(屁股)
 
   潮城英聚巷原“扶轮堂”面前有一大照壁,约三四十米长,里面嵌瓷着一幅十分精彩的图案,虫鱼鸟兽,花卉草木,琳琅有趣,非常壮观,吸引着无数路人驻足欣赏。可巧这里面嵌制着的十只鸟,有十个鸟头,却只有九只有鸟尾,因此,人们便把这一图像,戏说成一句潮州歇后语:扶轮堂照壁——十嘴九“胶仓”。
 

    在潮汕地区,有一句歇后语:“老婆跋落溪——妻(凄)凉”较为流行,引用的人也较多,但其背后有一个有趣的故事却鲜为人知。
   民国初年,潮汕有一农村,村里有一青年某甲善于猜谜和制谜,对谜语已到了如痴如醉的地步。邻村有位私塾老师也沉迷于谜语,对某甲很是赏识,便把自己如花似玉的宝贝女儿阿宝许配给某甲。

    说起来也巧,我读研究生后写的第一篇论文就是《潮汕方言的歇后语》,发表在1984年的《中山大学研究生学刊》上。现在我也记不起当时为什么会写那篇文章,但我清楚地知道,我与歇后语“结缘”,是小时候在乡下的谜场里。
 

    “水车存个壳——无格”,水车只剩外壳,没有箱格。比喻人没有涵养,丧失人格。 
 
   从前,潮汕人农田杭旱没有抽水机,用上脚踏的水车进行汲水。 
 
   水车使用时,先在溪岸河边搭建起车棚,将车固定在水里,车头固定在岸上,人踩踏车头带动车扇汲水上岸灌田。 
 

页面

订阅 RSS - 歇后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