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爸妈要上圩(赶集),我喜欢缠磨他们带上我。到了圩上,油炸普宁豆干的香味扑鼻而来。这种香味的诱惑使嘴馋的我把“不花钱,不吃小食”的承诺忘得一干二净。这时候,爸妈往往只能迁就我,从衣袋角落里掏出几毛钱要两块油炸豆干让我解馋。只见店老板从油锅里捞起六面金黄的油炸豆干叠放在砧板上,横一刀竖两刀,两块豆干瞬间变成十二小块。

    寒风渐起,吃火锅成了人们的首选。在广东汕头,牛肉丸是火锅的不二食材,潮汕人对牛肉丸的偏爱,可用一句玩笑话形容:潮汕牛肉丸,连续百年全国销售领先,一年卖出6亿多粒,连起来可绕地球三圈!
 

    薄壳——是米不是米
 
   潮汕人说“薄壳”的时候我总听成“博客”,这种平民海鲜在别处不登大雅,在潮汕却老少通吃。别处叫“海瓜子”,本地则有极其文雅的名字“凤眼蚬”,而用盐腌制的薄壳又称“凤眼鲑”,相传明代正德皇帝品用后尤其喜爱。
 

    汕头的美食很有名,小食撑起美食的半边天。汕头小食不仅种类繁多,其中一些小食的来由,还有美丽的传说。
 
   据说粿汁是一位孝妇发明的。
 

    明万历年间,潮州乡贤林熙春在《感时诗》中描述了商业的开拓对当时潮人饮食的影响:
 
     瓦陈红荔与青梅,
 
     故俗于今若浪推。
 
     法酝必从吴浙至,
 
     珍馐每自海洋来。
 
     …………
 

    鲎粿
 
    鲎粿,音同“后果”,是以汕头饕客喜欢跟外来的人开玩笑说:“吃了鲎粿,后果真的很严重哦。”鲎是种古老的水生物,蓝血、扁壳,其子做成的鲎酱,在潮汕人的眼中,与西方人眼中的鱼子酱一样,是至高的美味。鲎粿原来是一种渗入了鲎酱的米饭团,专做为拜祭祖先和神明的供品而出现。但如今的鲎粿,因为鲎这种水产本身的灭绝,以致鲎酱的消失,早已变得名不符实。

    而今名满天下的达濠鱼丸,传说是南宋时期宫廷的一道御膳。
 

    在潮汕地区,韭菜最常见的做法就是韭菜粿.其风味独特,味道香美。
 
   韭菜粿的制作方法比较讲究,分为粿皮制作、馅料配制及蒸熟粿品等三道主要工序。
 

    对于老饕来说,在汕头觅食,大有维尼熊跌到蜜糖瓮里的惊喜,全天24小时都有各式下足了心思和工夫的美食可选。
 
   和卯足了劲儿往国际化商都之路狂奔的广州相比,汕头是个慢悠悠的城市,它给那些草根食店保留了足够的空间,让他们能数十年如一日地坚守着老店,精耕细作他们的味道。
 
   ■ 老城区:独家小食考功夫
 

    栳花或称荖花,是潮州传统点心饼食之一。系由糯米、砂糖、山芋、芝麻等加工而成,其外形有如一朵硕大的狗尾巴草花,吃起来香甜松脆,别有风味。它曾经是潮州民俗活动如祭祖、婚聘中的常用供品与礼品,至今仍能在传统饼食店中见到它的倩影。
 
   栳花之名,颇为费解。“栳”字在辞书中无实义,须与“栲”字联用成“栲栳”。《汉语大辞典》称:
 

页面

订阅 RSS - 小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