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话有一个流行极广、颇具幽默感的熟语——从暹罗诐到猪槽。意谓话题甚广,滔滔不绝。今天就从它切入谈潮州话里的潮州文化。不过,我想换个顺序:从猪槽到暹罗。也许这样更合乎常人的思维习惯:由近及远,自源到流。

  潮汕乡村,最重要的文化标记是祠堂。崇宗祭祖、婚丧寿喜、宗族会议,都在这个神圣空间举行。祠堂建筑的营造,巍峨雄伟不下于宗教场所,以此象征宗族的影响力。嘉庆《澄海县志》载:“大宗小宗,竟建祠堂,争夸壮丽,不惜资费。”可见澄海的祠堂建筑在清朝已经蔚为规模。

  潮汕乡村,最重要的文化标记是祠堂。崇宗祭祖、婚丧寿喜、宗族会议,都在这个神圣空间举行。祠堂建筑的营造,巍峨雄伟不下于宗教场所,以此象征宗族的影响力。

    这是一个老话题:五六年前,我在本报刊发过《八角亭不该改名》的拙文,提出如何管理好八角亭(暹罗华侨赈灾纪念亭)这处历史建筑的一些陋见,虽在读者中引起一些反响,但于大事无补,人微言轻,不被重视。目前又有新情况:八角亭的存在状况越来越差,处在失管任人糟蹋的境况。

    在汕头韩堤路有一座亭,原称“暹罗华侨赈灾纪念亭”,今名“丰哉亭”,俗称“八角亭”。它是一座为纪念“八·二”风灾后暹罗华侨赈灾善举而兴建的纪念亭
     
     要说八角亭,还得从民国年间潮汕遭遇的一场惨重的自然灾害说起。
 

    早期的潮州海商,可以用“往来东西洋,经营南北行”来加以概括。第一句话见诸乾隆《潮州府志》,说潮民“逐海洋之利”。“驾双桅船,挟私货,百十为群,往来东西洋”。这里所说的东洋,应该是指天津、东北、山东、苏杭和日本、朝鲜等“日出东方”的地方,西洋则泛指外国,主要是暹罗、越南、新加坡等东南亚国家。 
 

    抗日时期的暹罗侨批业在艰苦中求得一线希望,并逐渐求得发展,盖因海外华侨心系乡梓,对亲属生计倍加关注,促使暹罗侨批业“柳暗花明又一村”。
 
   这里,根据《中原报》1938年12月27日一则有关消息,可以看到海外华侨与乡梓息息相关的血肉关系。
 

    翻开中国的历史,没有一个叫做达信大帝的帝皇。达信大帝在中国的确罕为人知,因为他是泰国的一位国王。在泰国,达信大帝几乎家喻户晓。泰王国是以泰族为主体的民族,自立国迄今已经有800余年的历史,期间经历了四个王朝52位国王(皇帝),而以文韬武略、功勋卓著而彪炳史册,并被尊称为“大帝”的就有四位,达信大帝就是其中之一。

    潮风连乡情,汕泰一家亲。因为地缘与历史各种原因,汕头与泰国自古有着十分密切的交往,经济文化交流源远流长、有着水乳交融的联系。“中泰经贸合作发展论坛”将于本月28日在汕头召开,在这一盛大的合作交流即将举行的前夕,记者专门走访了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的专家学者,重温汕头与泰国的深厚情谊。
 
    汕头曾是泰国对华贸易最重要港口

页面

订阅 RSS - 暹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