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节期间,又回乡了。这期间,参加了汕头大学潮汕文化研究中心和汕头市华侨史学会在樟林起凤陈公祠举办的“樟林文献”的学术沙龙,承办单位是街道的文化站,协助的还有义工队。

  凡是被公认为“美”的事物,不管是历史的还是现在的,都应具备人见人爱的特点,否则就算不上了。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那一年,我刚好10岁,己经懂事了。那时从大南山下来的武工队活跃在乡里宣传,我的邻居映雪姐穿灰色武工队服装在大埕教唱童谣:“天顶一条罄(虹),地上浮革命。革命革咋呢?革命分田地。”“刺仔花,白披披。阿妹送饭到田墘。欲阮阿兄食饱饱,食饱正好出力开荒地。”场面活跃、热闹。

  在距潮州府城西南约8公里的“中国卫生陶瓷第一镇”古巷镇的古一村,有一处古朴典雅、底蕴深厚、远近闻名的古村落——象埔古寨,是我向往已久的“古村落”。我算与古巷有缘,早在九十年初,我就在此工作过,当时就听说这里有座古寨,而且是文物单位,但一直没有亲眼去看看。最近,又听古巷朋友说起古寨故事,激起我久违的热情。

  解放初期,土改翻身的农民兄弟自娱自乐,纷纷办起业余潮剧团,我们大长陇乡分为一、二、三乡,各乡都办起一个潮剧团。一乡潮剧团演的是《刘璋下山》,二乡潮剧团演的是《白蛇传》,我们三乡则演《宇宙锋》。

    少数民族现代化和中国乡村都市化近年来已成为我国人类学、民族学、社会学、经济学等学科研究的重要课题之一。关于畲族文化的学术研究,自然也不能忽视畲族乡村的都市化问题。改革开放30年来,凤凰山区畲族村民像全国大多数农民一样,纷纷走上了洗脚上田、从事就地“农转非”生产或进城务工、经商的道路。

    “只要有空闲,我们就聚在一起吹拉弹唱,有音乐相伴的生活才是幸福的!”广东潮州金山中学退休教师谢树森告诉记者,潮州音乐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乐迷不分年龄、不分职业。他常常在牌坊街与潮乐爱好者练习潮乐,今年初,他们还在“乡村潮乐大赛”中得了金奖。
 

    粤东地区在清代曾相继出过两位武状元,一位是康熙末年揭阳籍的林德镛,隔75年之后,嘉庆初年又出了潮州籍的黄仁勇,可谓潮汕大地文武双馨了。
 
   潮州武状元黄仁勇(1762—1817年)字学智,广东海阳县归仁都(今潮安县古巷镇)孚中村人。清嘉庆元年(1796)丙辰科为庆祝嘉庆帝登基特开恩科,黄仁勇殿试中武状元。
 

    正如全国大多数地方,潮汕也有崇敬神明的风俗——“营老爷”。每年正月初四到二月上旬,潮汕几乎天天要“闹热”,也可以说天天有社日,天天都有乡村闹游神。有人作过统计,光正月十六那一天,潮安、澄海、饶平三县,就有360个乡村选在这一天“营老爷”(潮汕称游神叫营老爷)。难怪有人把正月称之为“时间最长的潮汕农民的狂欢节”! 
 

    潮汕人的尊神、祭拜风俗是颇有特色的。潮人大体都神化自然、自然天象,神化祖先、先贤、民族英雄、帝王和忠臣,并把他们当成神来顶礼膜拜,这固然有悖于科学和文明,但也不能简单地称之为迷信而一了了之,应该把它作为一种特殊的人文现象来分析、研究和对待。
 

页面

订阅 RSS - 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