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多年来,蔡逸龙致力于梳理揭阳各姓氏源流和演变。

  地方戏曲用地方方言念唱,首先是让地方人看懂,这是最基本的;让当地人喜爱,则是根本的,而让当地人入迷,则是戏曲艺人追求的最高目标。

“武装娘娘”显圣地方古溪石洞,也是供奉的岩庙。

  最近若干年,方言突然火了起来,用方言写作的人越来越多,手机短信、微博、微信文章、歌谣、歌曲、段子、小品、相声等等。我越看越高兴,因现在这些用方言写作的人基本上是年轻人,方言式微并逐步走向消亡的焦虑起码减弱了不少。但从这些方言书写的文字看来,用字五花八门,存在的问题还有很多。

韩文公祠 郑鹏 摄

  前言:文学源于社会需要,是人类社会因应生存与发展的精神需要之产物,是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历史阶段的社会实践与社会关系需要之产物。由于历史上潮人未能产生自己的仓颉,潮人也便与自己的书面文学擦肩而过。然而,口头文学却不会因此而无迹可寻。发祥于潮州的土著畲族,其始祖盘瓠就葬在潮州凤凰山。

  二、潮州古代文学之滥觞

  邹堂背靠邹堂山,邹堂山除后来人工栽培的邹堂梨,其初春时节白花成海外,原生的野花也品种丰富,琳琅满目,而且还有一些珍稀品种,好像有一种“花叶同苞”的,在别地就很少见,几十年前我特地写进自己主编的《地都区志》里。农历二月十五,是百花生日,这一日,邹堂有着自己特有的民俗活动。

  “潮州厝,皇宫起”,这句“歪嘴和尚‘念错的’经”,至今还在误导社会视听并诱导畸形时尚,似乎已很值得关注了。

页面

订阅 RSS - 文化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