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潮汕地区,丘逢甲自然也十分关心地方上独特的风土人情,除了在诗歌如《说潮》二十首、《饶平杂诗》十六首、《王姑庵绝句》十六首等组诗中有描写外,他还有两篇专门谈潮汕风水的笔记体文章,十分有趣。这两篇笔记小品皆来自于1899年11月份的新加坡《天南新报》,因为《丘逢甲集》不曾著录,故笔者先期转录发表,以飨读者,并略加案语。

  关于潮州歌册的创作与吟唱这个话题,在我的脑际已经盘旋若干年时间。近期,我拜读了林声友先生发表在《潮州社科》的《谈潮州歌册的传承与创新》一文,颇有感触。林先生在文中描述了潮州歌册的过往和现状后,着重指出:“潮州歌册的衰落,除了妇女们多数参加工作,没有时间唱歌或听歌,其主要原因是人们对潮州歌册的淡忘,也就是对潮州歌册缺乏兴趣。

  丘逢甲在一封《与菽园》的信中说道:“中元节后有两书,一由汕埠邮局径寄,一由兰史代转,想次第接到。由兰史者有诗数纸,内有东山寿忠祭文及改本,诗当时检查则抄者尚有讹字,因匆匆寄去,未及改正。戊戌东山吊忠诗,承赐和者,计必载入大著《挥麈》中。此诗所寄记系原本,复有改本,兹附上。兄鉴定,倘改者胜,希载改本也。

  有不少地方举办民俗器具陈列,赏光让我参与顾问,但看了策展方案之后,往往让我失望。

  去年以来,接连承编三几本有关黄氏的地情著作,包括《揭阳黄氏人物志》《揭阳黄氏聚落》和《潮汕黄氏人文大观》。都是相关社团委托的。

揭西县棉湖镇郭氏大楼带湖书斋门联为客家名士邱玖华所撰。 黄 凡  摄

  要把惠来建成揭阳的副中心和新的发展极,文化的保护和开发也得未雨绸缪,有所规划。以与城建、生态、产业等配套发展。

  高攀龙(1562~1626)初字云从,后改存之,号景逸,江苏无锡人,世称“景逸先生”,明代著名政治家、思想家,东林党领袖,著有《高子遗书》十二卷等。高攀龙在理学上造诣极深,继承了朱熹理学的传统,成为东林学派中最具创造力和影响力的第一代思想家。《熹宗实录》对其评价曰:“攀龙直隶无锡人。万历己丑进士。初授行人。

  在南澳岛深澳总兵府建设工地出土的清光绪四年“万世流芳”碑十分难能可贵,因其早在130多年前,就提出了反对重男轻女、倡导保护女婴的理念,这在当时可说是社会的一大进步,它与我国现行提倡的“生男生女都一样”计生政策有异曲同工之妙。

  把它放到不论哪座城市,即使是胜迹密布的古都,都不会影响它文化光芒的四射。尽管屈居在岭外古城揭阳的北门之外,但它真的可以不仅仅威宣南海而已。它就是关帝庙。

页面

订阅 RSS - 文化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