榕城“蟹地罗”庄氏家庙内,收藏着一通庄敬、赵氏夫妻合葬墓圹志碑。

  既然多年从事文史研究,当然多少接触过一些文史资料,而让我久久不能忘怀的,则是两部笔记的稿本。

  一、前言

青狮非遗传承基地位置图。阿龙 制图

  几乎可以这样说:有祠堂之后,就有了堂号。这是一个源远流长的传统文化现象。

  揭阳是粤东古邑,历史悠久,民间故事传说的储藏量十分丰富。从神话开始,一直到今天的新故事创作,其间经过了千百年,有悠久的发展历史。清光绪十六年版的《揭阳县续志·杂记》已有民间故事的收录;林培庐搜集整理的《潮汕七贤故事集》于民国年间刊行,民国时期的黄昌祚采录的《水鬼升城隍》《姑嫂鸟》等多篇故事均收入《民俗》。

华侨萧美泉在信中说明了新加坡华侨的捐款使用情况。

  《平安批》开卷,吸引我的是小说开头的一口井:“大埕西边那口井废了至少三十年。有人投井自杀后,很旺的一口井只好用两块长条的石板封起来。梦梅还记得,小时候能透过石缝偷看井里的水——水面上如同蒙着一层油,经常有奇怪的影子在其中晃来晃去……”随着这个小切口,小说由井写到投井人痟番客,由痟番客写到过番,写到遥远的番国。

页面

订阅 RSS - 文化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