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前,笔者赴华东旅游,团队中有一位潮籍泰国华侨,姓肖,年近八旬,满面红光,精神矍铄,且西装革履,风度翩翩;他的泰籍老伴也浓妆艳抹,打扮入时,很有富态。出于好奇,我上前搭讪:“老先生这般年纪还来旅游,是老板吧?”他忙说:“哎唷!惭愧惭愧,花的都是唐山的钱啊!以前说‘番畔钱,唐山福’,当今应倒过来说‘唐山钱,番畔福’喽!”

订阅 RSS - 唐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