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钱咀有话”这句潮汕俗语按现代语言来解读其意是“有钱的人就有话语权”。这句俗语有一个掌故:上世纪40年代,小公园一带的商家成立储金会。当期储金会被甲商人以最低利率标中。

  努,标准音读ao,潮音读ghao(5),下平声,义为聪明能干,与“蠢”反义,潮音使用率特别高,但多数人以为有音无字,多用“贤”字代替。

  潮州人嗜好喝功夫茶,有客人来访时,必生火烧水泡茶待客。主人热情请客人喝茶之时,更常常会自谦一句:“茶薄人情厚。”

  “半夜出阵日”这个俗语指的是十分意外的喜事突然降临。典出澄海出门村的唐伯元。 唐伯元是甲戌科进士,官至吏部郎中。民间传说:唐伯元原是天上的文曲星。

  众所周知,潮州话称母鸡叫“鸡母”,称公牛为“牛牯”,语序与普通话相反。

  从语言学上看,这是潮州话构词法方面的一个特征。“鸡母”“牛牯”反映了潮州话名词性偏正式双音词中语序最独特的一种构词方式:表物种名的主体成分在前,表性别的修饰成分在后。

  儿时在农村常听大人吩咐,要提防“鹞婆叼鸡囝”。“婆”潮语读作“波5”,就是“姑婆”的“婆”。我好纳闷:为何要提防的是“鹞婆”,而不是“鹞公”?心想“鹞公”比“鹞婆”更凶才对呀!后来大人又说:“鹞婆有母的,也有公的。

  潮谚是潮汕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中很多与早期的潮汕侨胞大有关系。早期,潮汕人民中很多人辛辛苦苦过洋谋生,把血汗钱寄回国内养家,继而支援家乡人民的福利事业。他们还经常回乡省亲,被称为“番客”。“番客”们带来了很多“番客话”,从而蔚成潮汕人民的口头语、常用语。“钱银出苦坑”就是一句广为流传的潮谚。

  “专点”一词是指人们在生活或工作上对所爱的事物作出专门的选择。在潮汕民间,遇上这类情况,人们常诙谐地说:“专点潘仁美。”

  潘仁美是谁?为何与“专点”挂上了钩?

  潮汕有许多俗语,这些俗语是民众根据其生活经验总结而来,反映了民众的思想意识,蕴含着民众的行为规范。这些流行于民间,世代相传的俗语之中,有很大的一部分,是涉及到商业的,其中所反映的思想潜移默化在潮汕人的意识里面。潮汕人在经商之时,这些俗语也就自然而然成了指导他们商业活动的“生意经”。

  “十月十,新米饭,胀平目。”说起来容易,理解起来也不难,就是农历十月初十左右,水稻晚季收成,可以饱饱地吃一顿新米饭了(米饭都填到跟眼睛平齐了)。

  但是要写起字来,可不容易。

页面

订阅 RSS - 俗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