桶,作为一种用具,在潮人家庭中是最常用的物件。

  俗语“细时无熨,大时熨出骨”,意思是孩子幼时缺乏管教,长大养成恶习就难改了。

  “过运”是潮汕俗语,意思是说,晦气逃过开始行好运。也可以这么说,当你帮人做一件事(多指带有晦气的事)之后,人家就会送你一点“糖果”等,吃一点甜,祝愿你行好运,好人好报,这也是潮汕的习俗。

  “书无籀,上树。”这一潮汕俗语不知产生于什么时代,但却在潮汕地区广为流传,它的意思就是劝说人们要读书求上进。

  “面皮厚过阫墙”,形容人的脸皮之厚,竟然比墙壁还厚,有点夸张,但十分形象生动。

  我对潮汕方言熟语的了解,是从少年时期猜谜语开始的。

  潮人不乏乐天派,这与其祖先的人生态度有直接关系。彼时中原大乱,乱世英雄起四方,有刀就是草头王的年代,富贵出凶年的岁月,他们凭自己深厚的学养,看破世情,不想当乱世英雄或凶年豪富,举家举族南迁。一路辛苦,不改初心,就是找个安静地方,安居乐业。他们看功名如浮云,视富贵如草芥,定居于省尾国角,品味人生。

  “潮州人常食乜个?”见到这个问题,可能多数人的第一反应是:潮州菜、潮州小吃。我的答案是“潮州物件”。

  潮汕地区农村,旧时的露天茅坑叫“东司”,也叫“东司头”。不少人认为 “东司”是个很土很粗俗的词语,不知道怎么写,其实“东司”也是个古语词,宋代已有用例。

  潮州话有一个流行极广、颇具幽默感的熟语——从暹罗诐到猪槽。意谓话题甚广,滔滔不绝。今天就从它切入谈潮州话里的潮州文化。不过,我想换个顺序:从猪槽到暹罗。也许这样更合乎常人的思维习惯:由近及远,自源到流。

页面

订阅 RSS - 俗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