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地区民间装礼品、祭品等东西的竹编彩绘花篮,大家都知道,它可是宋元旧物、旧称了。

  “食”字在潮汕方言词汇系统中,是个十分活跃、词频很高、构词能力很强、义项十分复杂的词。这里只谈谈“食”字做动词用的常用义项及其相关的短语和熟语。

  几个潮汕朋友聚餐吃牛肉火锅,甲去结账后对乙说:

  潮汕人性格豁达开朗,说话幽默风趣,善于通过创设语境,或是运用修辞手法营造幽默的语言表达效果。

  潮汕方言中,口语化的俗语有不少是形象性很强的。群众总是会找一些生活中常见的具体的人或者事物来做比较,把本来词义抽象的形容词词义及其程度之强弱变得很具象化,还经常带有夸张的色彩。例如

  猪是养了几千年的家畜,汉字的“家”字就是屋里有“豕”(猪)的会意字。过去潮汕农村几乎家家养猪,猪是农家的主要经济来源,不少家庭一年到头的现金就靠这头猪。此所谓“饲虫饲鸟家伙了;饲猪饲牛家伙浮,饲鸡饲鸟家伙了”(家伙浮,意思是卖猪的钱可用来买农具和其他用具)。所以,会有“肚困思番薯,穷人想大猪”的梦想。

  大坝,处于练江上游。古时练江河床宽阔,每逢河水退后,河床上便呈现出一大片宽阔河滩。附近居民多集于该沙滩进行商贸交易,聚而成墟,每逢二、五、八、十为大坝墟日。

  潮汕人在日常口语交际中,常借助动物并通过其特征,运用比拟的修辞手法进行讽喻,亲切生动而又富含生活哲理。

  入乡序课读之前,我于乡下外婆家度过无忧无虑之幸福童年。乡野巷闾之间,常闻叔伯婶姆斥责贪玩而忘三餐之子女云:“你翘楚就勿转来食。”(你有本事就不回来吃饭。

  桶,作为一种用具,在潮人家庭中是最常用的物件。

页面

订阅 RSS - 俗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