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民间在善意地取笑某一个人饭量较大时,总喜欢说“大食缀(随)月”这句俗语。

       上一篇文章写到“灶”是昔日农村主要的做饭设施。这里再说说辅助的设施“风炉”,它是一种以木炭或木柴为燃料的炉具,如:“此在城市爱买风炉无若易(现在大都市里要找烧炭的炉子真不容易)。”

在旧时的潮汕农村,煮饭炒菜的主要设施是“灶”而不是“炉”。因而,厨房被叫做“灶下”,例如:“阿姨在灶下煮食(母亲在厨房里做饭)。”

       俗语“个钱看做大铜锣”,一指经济收入低、把钱看大了;一指眼光短浅,把钱看得太重,喻吝啬。

       昔年,流通的货币曾用圆型的铜板,潮人叫铜钱、铜镭,而一个一文的铜板钱是最小的币值,俗叫“个钱”。

       此俗谚指处事应该随机应变,有时高不如矮,站不如蹲;另有位置出错之意。另作“企在肩头摸唔着耳”。

  某单位实行体制改革,员工实施“双向选择”。领导再三向各部门负责人打招呼:“选择员工应首先考虑年轻化。”甲部门负责人石根偏偏与四五个50多岁、遭其他部门负责人淘汰的老员工一拍即合。单位领导质询石根:“放着青年员工不用,收那些老家伙干什么?”石根回答:“实践会证明我的选择是正确的。根据我部门的实际情况,最需要的是工作经验丰富的员工。

  潮汕方言中有个前缀(有些语法书籍叫做“词头”)“阿”[a1],常用在亲属称谓、排行或姓名之前,如:

  俗语“姿娘人,跋桶命”,意思是做起女人,命运如何是嫁到夫家以后的事,未来的情况是难于预料的。“姿娘”,女人。“跋桶”,井里打水的桶。

  歇后语“买尾咸鱼去放生,唔知蔫”,讥笑缺乏仁德之心,却又赶潮流做善事的人,弄巧成拙。

  “咸鱼”,渔民把捕得的鱼,择其可以腌制的鱼类腌成咸鱼。居家人常买后佐饭吃。“蔫”指动物或鱼类死后,腐化变质,“唔知蔫”就是不知臭。

页面

订阅 RSS - 俗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