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皮厚过阫墙”,形容人的脸皮之厚,竟然比墙壁还厚,有点夸张,但十分形象生动。

  我对潮汕方言熟语的了解,是从少年时期猜谜语开始的。

  潮人不乏乐天派,这与其祖先的人生态度有直接关系。彼时中原大乱,乱世英雄起四方,有刀就是草头王的年代,富贵出凶年的岁月,他们凭自己深厚的学养,看破世情,不想当乱世英雄或凶年豪富,举家举族南迁。一路辛苦,不改初心,就是找个安静地方,安居乐业。他们看功名如浮云,视富贵如草芥,定居于省尾国角,品味人生。

  “潮州人常食乜个?”见到这个问题,可能多数人的第一反应是:潮州菜、潮州小吃。我的答案是“潮州物件”。

  潮汕地区农村,旧时的露天茅坑叫“东司”,也叫“东司头”。不少人认为 “东司”是个很土很粗俗的词语,不知道怎么写,其实“东司”也是个古语词,宋代已有用例。

  潮州话有一个流行极广、颇具幽默感的熟语——从暹罗诐到猪槽。意谓话题甚广,滔滔不绝。今天就从它切入谈潮州话里的潮州文化。不过,我想换个顺序:从猪槽到暹罗。也许这样更合乎常人的思维习惯:由近及远,自源到流。

  丰子恺先生在《缘缘堂随笔·随感十三则》之第七则中说:“有一回我画一个人牵两只羊,画了两根绳子。有一位先生教我:‘绳子只要画一根。牵了一只羊,后面的都会跟来。’”丰先生后来留心观察,发现果然如此:“前头牵了一只羊走,后面数十只羊都会跟去。无论走向屠场,没有一只羊肯离群而另觅生路的。”再后来,他发现鸭子也如此:

  操练龙舟的鼓声,已经在各地的江河咚咚咚地响起,一年一度的端午节很快就要在这催人兴奋的鼓声中到来了! 

  如果说,工夫茶是潮人酒后饭余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饮品的话,粥,则是一日三餐的必须,是更加离不开的饮食了。有人甚至把工夫茶和白粥哲学化,说是潮人谦和内敛、淡泊清高文化精神的外在标志。

  本文题目是一句潮州口语,意思是“老爷,你还是杀了我吧!”但潮语这样表达,口气更平和,具有幽默感,“老爷,分你(台刂)好。”分是给,好字既是语气助词,也略带点原义:“更好”。

页面

订阅 RSS - 俗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