掺,潮人白读为cag4 ,结交,交往。例如,结交朋友,潮人习惯称为“交掺朋友”。穷,若用在贫穷之义,潮音俗读为gêng5.这句潮汕俗语浅白易懂:与当官人交往会导致贫穷;与鬼魅交往,会导致丧命,与乞丐交往,要经常付出一把米的代价。
 

    饶平所城,又称大城所,位于今天所城镇至拓林镇的公路一侧,此地处闽粤边界,十分近海。大城所在明代初期就出现,作为明清海防军事重地,它对于研究明代海防和驻军有独特的历史价值。
 
     六百多年的军事遗物
 

    在家乡三饶流传着这样的民间谚语:三饶池鱼未臭腥。稍有生活常识的人都知道,大凡鱼类都带有腥味,三饶池鱼当然也不例外。那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谚语产生呢?我揣测着许是朴实的三饶人对于鱼的至爱所在。昔时山城三饶作为饶平的旧县治,是政治文化的中心。商贾云集,也带动了饮食文化的发展,也就能有高超厨艺的厨师将简单的池鱼变成鲜而不腥、入口窜香、回味悠长的美食,一点也不足为怪。

    作为潮汕人,一定非常熟悉分布在各村乡间众多的祠堂建筑。潮汕祠堂一般仅有规模的区别,都是由各宗各姓建起。但记者近日却在潮州饶平海山镇发现了一座百年前建起的清代祠堂,却是由村内八个不同的姓氏祖先共建而成。这也足以形成祠堂建筑的“潮汕一奇”。 
 
 祠堂建于光绪年间
 

    明代以前的潮州应该有老虎的存在,只是文献未见记载。进入明代后,文献始有零星记载。据《潮阳王氏族谱》载,明永乐年间(1403——1424年),华瑶王氏的第7代孙王乐圃,18岁时曾随父游龙溪山。中途休息时他独自游行至囊后石洞处,忽闻虎啸,他迅速持短棍闪入洞内。不久虎也退行入洞,乐圃即用短棍对准虎肛猛捅,老虎带棍负伤狂奔,后死于山溪旁,虎崽被乐圃活捉带回家中。

    从潮州市区意溪镇驱车前往饶平县浮滨镇,会经由一段约20公里的崎岖山路。过了山路之后,就可到达浮滨镇扬美村。就在公路一侧,有一座近圆形建筑永定楼。从外观上看,永定楼接近传统客家圆形土楼,但又和一般客家土楼有所不同,土楼略带棱角。更有意思的是,永定楼一侧紧密挨着一座潮汕传统风格的祠堂。两座民居建筑相并一起,使人看起来饶有兴味。
 

    饶平余氏敦本堂落成于明洪熙元年(1425)。该祠宇虽历经五百八十余年的风雨沧桑,几度修缮,但仍保存着始建年代的建筑风貌。近日,笔者再次瞻仰了这座闪烁于黄冈城数百年的祠堂。
 

    《筹海图编》成书于明代嘉靖末年,作者郑若曾。郑字伯鲁,号开阳,江苏昆山贡生。嘉靖年间,郑受总督胡宗宪之聘,充当幕僚,亲身参加抗击海寇斗争。他以《孙子兵法》军事理论为指导,结合战争实践,遂成是编。
 

    坪溪,是饶北山区的游览胜地。这里,山光水色俊逸雅丽。春来,山花浪漫,芳菲袭径;夏来,一路树香,引人入胜;秋来,红叶飞舞,落英缤纷;冬来,远霞飞渡,天高水清,不愧是蓬莱仙苑。在这座高山上有一家“三香饭店”,到这里览胜的人们吃上“三香饭”,就会给你留下难忘而美好的回味。
 

    渔村不是打鱼人家,也不是背山临海之地,而是饶平县中部山区一个盛产青梅、杨梅、橄榄、山枣……等名优水果,史称百果之乡,离今县城约28公里。渔村四面山峦叠嶂,山外有山,山山相连;果外有果,果果成林;村外有村,村村相向;峪外有峪,峪峪乡邻。史有:桂竹根、芹菜洋、丁心洋、永盛、明堂、金背、溪角、长柯、龙堂、西坑、燎仔、梅林、南洋、下村、旧楼、新楼、下书、后头等俗称渔村十八乡。

页面

订阅 RSS - 饶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