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逢甲(1864-1912),字仙根,号蛰仙,又号仲阏 ,诗人常署仓海君,诗文又别署南武山人。

  丘逢甲在1897年底辞去韩山书院掌教之后,学界普遍认为,第二年他就接受了潮阳东山书院的聘请,至于其何时辞去东山书院山长一职,几乎所有丘逢甲年谱均未提及。

  近代以来,台湾地理位置重要性凸显,在甲午战争之前,台湾接受外来文化影响的程度远高于大陆,其铁路、电缆、电报等基础设施日益完善。在此背景下成长的丘逢甲从小就养成关心政治和时务的良好习惯。1895年在毁家抗日保台失败后内渡,寄籍海阳。内渡后的丘逢甲审时度势,决定以教育为己任,养育人才,培养新知,在近代教育方面做出了较大贡献。

  近来笔者在翻阅台湾文献时,无意中发现了一篇《丘逢甲集》中所未曾收录的佚文——《宣统二年灵水吴氏家谱序》。著名爱国诗人、近代教育家丘逢甲的诗文,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先后经过众人的爬梳,已经很少再有新的发现。

  文人笔记杂记各种见闻,以助谈资,以增谐趣。其中有可采入正史者,以正风俗,以匡时弊;亦有嬉笑怒骂皆成文章者,仅供一粲。要之不一而足,长短随意,为文人所喜爱。丘逢甲身材高大,为人严肃,虽名才子,但因抗日保台失败内渡,事业一再受挫,抑郁寡欢,是以诗文集中绝难一见其诙谐幽默之笔。

  生活在潮汕地区,丘逢甲自然也十分关心地方上独特的风土人情,除了在诗歌如《说潮》二十首、《饶平杂诗》十六首、《王姑庵绝句》十六首等组诗中有描写外,他还有两篇专门谈潮汕风水的笔记体文章,十分有趣。这两篇笔记小品皆来自于1899年11月份的新加坡《天南新报》,因为《丘逢甲集》不曾著录,故笔者先期转录发表,以飨读者,并略加案语。

  丘逢甲在一封《与菽园》的信中说道:“中元节后有两书,一由汕埠邮局径寄,一由兰史代转,想次第接到。由兰史者有诗数纸,内有东山寿忠祭文及改本,诗当时检查则抄者尚有讹字,因匆匆寄去,未及改正。戊戌东山吊忠诗,承赐和者,计必载入大著《挥麈》中。此诗所寄记系原本,复有改本,兹附上。兄鉴定,倘改者胜,希载改本也。

  潮剧中的《陈三五娘》故事在本地可谓家喻户晓。丘逢甲1896年归籍海阳,全家移居在郡城潮州鱼市巷,虽然听不懂当地潮州话,但在耳闻目染当中,他们不可能不受到潮剧《陈三五娘》的影响。

  中国传统文人喜欢给自己起很多的字号,以表明自己的喜好或追求,这一点丘逢甲也不例外。徐博东、黄志平《丘逢甲传》在谈到丘逢甲名字的源起时,文下注释有一段比较详细的解释文字:

丘逢甲(1864—1912)

页面

订阅 RSS - 丘逢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