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我们大家即将阅读的,是由汕头大学图书馆资助出版的潮汕侨批收藏家张美生兄的《潮汕侨批赏析》,一部图文并茂的侨批研究新著。
 
     所谓的“新”,既指该书刚刚杀青,刊行于世;又指其在侨批研究上别出心裁,令吾辈读者耳目一新。
 

    隆都的侨批业相当发达,自1906年至1956年,在隆都地区内就设有11个侨批局,都是属投递局。大部分是到汕头有关局解付侨批来派送,然后把回批送回汕头批局。有的是直接派送泰国本号批局的侨批,如前埔乡的许泰万昌批局,樟籍乡的许广和成银信局。

    中新社佛山8月10日电(程景伟)10日在广东佛山举行的2012年广东省集邮展览会开幕式上,《中国潮汕侨批史》一书首发面世,获赠书的原广东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张帼英、中华全国集邮联合会常务副会长谭小为成为该书最早的两位读者。
 

    5月16日下午,在泰国曼谷召开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亚太地区委员会第5次全体大会上,中国广东、福建两省联合申报的“侨批档案”经过专家推荐并投票,成功入选世界记忆亚太地区名录,这是广东首个世界记忆亚太地区名录项目,向世界记忆遗产名录迈出关键一步。同批入选的还有西藏元代档案。至此,中国入选世界记忆亚太地区名录的项目达到5个。
 

    历史上的潮汕侨批,以其独特的文化形式,丰富的文化内涵,强大的文化功能,将其在海外吸纳的文化,源源不断地传递到潮汕侨乡,促进了侨乡文化的新构,丰富、加厚了侨乡文化,从而有力而有效地推动了潮汕华侨文化的形成与发展,并成为潮汕华侨文化一个极具鲜明特色的组成部分。潮汕侨批无疑是极具历史文化价值的世界记忆遗产,当之无愧地应该荣膺世界档案遗产。
 

    一提到庄世平先生,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副理事长王炜中眼里流露出敬佩的神色。而最令他难忘的是,庄老虽然是一名著名的金融家、银行家,却对潮汕文化有着独特、深刻的理解,对侨批研究更是情有独钟。
 
   侨批文化研究的引路人
 

    阮阿公,须毛鬓白,白如雪。榕树下,公孙牵手,行“敕桃”。①公呀公,甚乜叫做“侨批钱”?提起“番畔钱”,阿公目汁“四垂落”。旧社会,穷仔人,穷过六月雪。竹篮装甜米果,漂洋过海无奈何!浴布披在肩,烤风曝日担“八索”。②暹逻船仔卖水果,打工洗碗星加坡。一粒“罗的”③三滴汗,一张番批苦处多。汗水换钱银,寄回唐山养父母。番批钱,救命钱,接着番批喜心窝。盼星星,盼月亮,盼回唐山见兄嫂。

    近日,澄海侨批收藏爱好者蔡少明首次收集到一些经汕头转送福建的少见侨批封。据介绍,这些经汕头转递到福建投交的华侨银信,有的是由民营侨批信局接转的,有的是通过邮政机构或银行机构转发的。由于存世不多,收集难度较高,显得十分珍贵。
 

    记者19日从汕头市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采访了解到,随着中国档案局公布将《侨批档案》列入《中国档案文献遗产名录》,并准备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报《世界记忆名录》,汕头市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准备面向全球征集侨批文物。 
 

    潮汕批局的侨批派送员大都是男的,女的几乎是“凤毛麟角”,庄雪卿是其中之一。

页面

订阅 RSS - 侨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