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成立后,越南当局对华侨汇款严厉查禁,批局营业被迫转入隐藏状态,越南华侨银信只能通过各种渠道中转寄送国内,与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等正常通汇的国家相比,其侨批也呈现出一些不同的特点。笔者对收集到的部分1950—1973年的越南寄汕侨批进行了归纳分析,希望从中反映出1949后越南寄汕侨批的概况。
 
   一、越南侨汇简况。
 

    众所周知,近代东南亚潮人能与潮汕侨乡长期保持亲密的侨批联系的原因主要归于东南亚与潮汕地区间所建立起来的庞大的跨国侨批经营网络。

    一、近代普宁侨批业的起源和发展
 

    1941年12月8日日军发动太平洋战争,香港和南洋各国先后被占领。侨批业中断数月以后,虽有恢复,但都在日军的控制之下,依赖侨汇为生的侨眷更加陷入贫困和饥饿之中。

    潮汕是人多地少的地方。昔年的潮汕人80%以上都是从事农业生产,他们终日与田亩结缘,辛勤劳作,如果一年四季风调雨顺,一家人三餐薄粥还能勉强过日。若出现自然灾害,作物失收,农民们就要陷入饥饿的困境。而少数非农的低层人群,他们不是从事小商小贩,就是去当雇员,生活并不宽裕。他们每一个人都很想改变自己的命运,争取得到发展。

    在潮汕方言中,“番畔”就是指“番邦”的意思,是一种源自古汉语的说法,潮人以此泛指海外各国和地区(包括以前在英国人、葡萄牙人非法占据下的香港、澳门)。《辞典》中番字条目中的第三个义项记载:“为旧时对西北边境各族的称呼,亦为对外族的通称,如西番、生番、番邦”。此外,潮汕人也称来自海外的汇款凭据(信件等)为“番批”。 
 

    侨批,是出国谋生的潮人,寄回唐山(家乡)赡养胞亲和禀报平安的一种“银信合封”。侨批业是所谓“汇款寄书联襟”的民间寄汇(1)。近年来,许多专家学者已从不同角度对侨批做出论述。汕头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为此还创办了刊物《侨批文化》,并举行了专门的侨批研讨会。泰国的泰中学会也曾在曼谷举行侨批座谈会。历次国际潮学研讨会上,侨批也是专家学者探讨的课题。

    2000年11月,国际汉学大师饶宗颐教授在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举办的潮学讲座上,对著名侨乡潮汕地区的特殊产物———侨批,作了“画龙点睛”的论述:“徽州特殊的是契据、契约等经济文件,而且保存很多”,“潮州(注:即潮汕地区)可以和它媲美的是侨批,侨批等于徽州的契约,价值相等。”本文仅就潮汕侨批缘何能与徽州契约相媲美的问题,作初步探讨。
 

    近代潮汕华侨从海外各地寄回家乡的侨批,数以亿计。广大潮汕侨胞每年向家乡挹注的侨批款,数额巨大。许多人认为,近代注入潮汕地区的巨额侨批款,是当时潮汕经济很重要很宝贵的动脉或“补血剂”,此种看法很有道理。近代潮汕侨批,主要有如下五项经济价值:
    
   一、维持潮汕外汇收支平衡,支撑近代潮汕经济繁荣发展
    

    2007年5月25日,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正式向省文化部门递交材料,将潮汕侨批申报为世界记忆遗产,省有关部门也初步同意将潮汕侨批列入世界记忆遗产上报国家。[1]这是潮汕人民生活中的一件大喜事,也是一件功德无量、泽披后世的大好事,已被作为汕头市八大文化工程之一。本文试就潮汕侨批有何条件、以何价值申报世界记忆遗产问题作粗浅探讨,诚就教于方家同仁。 
 

页面

订阅 RSS - 侨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