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民俗文化活动包含大大小小的诸多时令节气、生活中的婚俗礼俗,祭神祈福等等。这些民俗中最具普遍性和规模最大莫过于每年春天的游神赛会。

    手指或脚趾掌面上的纹理,当代称指纹,古代则称为“螺纹”。宋·苏轼《东坡志林·赤壁洞穴》云:岸多细石,往往有温莹如玉者,深浅红黄之色,或细纹如人手指螺纹也。”
 
   如果仔细观察,指纹可分为两种:同心圆形和抛物线形。前者潮人称为“螺”,后者则称为“粪箕”,“螺”的数量因人而异,古人认为可据此以卜占各人的命运,潮汕一带因此还流传着这样的歌谣:

    澄海各地现有不少乡村神庙里,供奉着两尊头戴清朝红缨顶、身着官袍、足蹬乌靴的“老爷”。他们“原型”分别是清康熙广东巡抚王来任和两广总督周有德。人们纪念这两位为民请命、为澄海迁界复县作出贡献,使澄海人免受离乡别井之苦的清官而让其永祀神庙,并祀于澄海名宦祠里。
 

    吴金夫先生的《三山国王文化透视》,由汕头大学出版社出版。该书是吴先生研究岭东三山国王文化的结晶。以前他曾倡议召开学术研讨会专门探讨三山国王祖庙。读此书,感到吴先生把三山国王这一岭东人民普遍崇拜的神,作为一种民俗文化现象来加以研究,是颇有文化意义的。故而在这里略说几句读后感。
 

    服饰是有关人体外部装饰的总称。无论是从社会的横断剖面还是从历史的纵向发展来看,服饰都是民俗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一个民族的服饰变化,是与其民俗文化的演进紧密联系的。只有在一个民族的民俗文化背景下,才能对该民族的服饰做出深刻的理解。
 

    现代作家中,老舍对北京的关注,沈从文对湘西的迷恋,还有汪曾祺热心撰写关于高邮的文章,着实让人感动。不过,我认同周作人《故乡的野菜》中的说法,北京住久了,有了感情,也会关注其“前世今生”。这与我对自己的家乡潮州古城的魂牵梦绕,并行不悖。家中挂着潮州的戏曲木雕,闲来无事,听听潮州弦诗,喝喝准功夫茶,不过,也就仅此而已。
 

    2009年初由汕头市非物质文化遗产评审专家组评审推荐,经汕头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联席会议评定通过的贵屿街路棚,已与鳌鱼舞、潮州歌册、陶瓷微书等8个项目入选市第二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目前,当地政府、潮俗文化的专家学者和民间艺人正致力于收集、保护“彩街”的相关资料和民俗文化,争取申报列入省及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目录。 
 

    日本茨城基督教大学文学部助教授、博士志贺市子,经香港到粤东,考察汕头、潮州等地民间慈善组织善堂。这是继法国巴黎大学教授之后,第二位抵潮汕考察善堂民俗文化的外国学者。 
 

    
 
 很多来汕的外地朋友最大的感触之一就是潮汕的节俗活动繁多,民俗活动丰富多彩,每年“闹热”,“逛老爷”之类,小到村庄,大到城镇,都在不同时间以不同形式举行活动。有学者称,这种民间风俗,多是出自对神的敬畏和为求得心灵的慰藉。 
 
 
 
 潮汕地区节俗多 
 

    艺术反映生活,反映一定的风俗民情。潮剧在其剧目中,大量反映了潮汕地区独特的民俗文化。这些民俗,可分几方面来谈。

页面

订阅 RSS - 民俗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