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今谈起海盗,人们马上会想到印度洋的索马里海盗。但你知道吗,在解放前的汕头海面上,不时也会有海盗出没。据1948年11月19日《和平日报(汕头版)》报道,潮阳县一艘四肚驳艇,承海门日昌号雇载白米四包,并由该号职员陈业坤押载,于9日晚经蜈田海面时,遭遇五名海盗迫令停船,将船中所载白米四包及银币四千万元,洗劫一空。船主魏王水遂通过潮阳驳艇工会向警局报案(见图①)。

    清朝在第二次鸦片战争后,朝政已相当腐败。英、法、美三国驻上海领事利用小刀会在上海起义之机,强迫清政府在上海割让租界。上海开始了近百年的半殖民地统治,洋货、洋商也相继涌入上海。至清末民国初年间,上海已是万商云集、进出口贸易频繁的国际大商埠。这一时期,永康、宝成、宝泰、仁记等家族作为名扬潮邑的沙陇旅沪殷商,他们互相提携,共同促进,在上海的商贸界、房地产界、金融界自成体第,占有一席地位。

    物价,是经济的象征,是政治的脉搏。政局稳定,特价必定平稳;相反,当物价暴涨,通货膨胀,那一定是动荡的年代。
     民国初期至抗日战争前夕,潮安除受短期的战争创伤外,基本仍偏安一隅,因此,工商业和交通、教育、卫生等事业都有一些发展,物价也基本平稳。

    日本投降,国土重光。复员后,潮州城里出现了一种特殊职业,叫做“卖壮丁”。又名“卖新兵”,自己出卖自己去当新兵。
   日本投降之后,蒋介石“穷兵黩武”打内战,与人民“休养生息”之愿望相违。加上通货膨胀日益加剧,物价从上升到飞跃,民生凋敝,百业不兴。而当此之时,还加上一条派壮丁当新兵的苛政,更是雪上加霜。

    
 

订阅 RSS - 民国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