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有奇景,海角出甘泉。

  《羊城晚报》5月21日C3版刊王锦书先生作《明代潮汕神童苏福》一文,该文写得好!笔者读后,很受启发,受益匪浅。

  被明世宗(嘉靖)褒为“文足以安邦,武足以戡乱”的“岭南第一名臣”翁万达,曾在梧州任过知府。他治梧四年,政绩卓著,深得民心,这是他由一介文官转为叱咤风云的三边统帅的重要时期。

  作为一代军事家和政治家,明代翁万达的确不失为潮汕、乃至岭南先贤中事功最为卓著的人物之一。万历朝首辅张居正就曾对其作出了嘉靖朝边臣“仅仅推公屈一指焉”的评价。《明史·翁万达传》长达3330字(未加标点),比同朝名相、阁老,如高拱、徐阶等人的传记还长。此后,翁万达一直广被褒扬。或称之为“岭南第一名臣”,或誉之为国之“干城”。

  历史上潮汕远离京都,朝廷少知地方情况。潮汕人在外做官,将潮汕故土乡情特别是民间疾苦向朝廷反映者不多,而明朝潮阳人萧端蒙却写了《条陈远方民瘼六事疏》奏章,反映地方存在的急需解决的问题。

  今年三月,潮阳贵屿镇举办了一年一度的“街路棚”露天书画展览,参观者来自国内外各地,人们对这种国内独一无二的书画展啧啧称奇。提到“街路棚”,又想到了明代名臣陈北科。

  潮州文化博大精深,儒、佛两家固然是其主要内容,就是道家文化,也是它不可或缺的部分。俗话说,“山、医、命、卜、讼”,像玄天上帝、关公、妈祖、三山国王、八仙……都是潮州民间道教泛崇拜的各路神明。东南亚华侨的神庙和善堂,有许多处将专管“看山掠陵”的“虱母仙”和八仙一起供奉。在潮汕,一些乡里的建筑和墓葬,据说皆是“虱母仙”所建。

  围寨为城池这一防卫建筑,在民间的另一面目。明朝倭盗猖獗,官方设城,民间富有者筑寨,成一时风气,围寨成了当时民间聚族而居以求自卫的一方保障。明代中叶,倭患尤甚,据《吉康治乱记》,明廷明文“令各乡建寨,此不去则守,图存之策也”。

  雍正版《揭阳县志》舆图上,北门关帝庙的对面有一方框内注“弦歌重镇”。及至乾隆版《揭阳县志》出版,这个“弦歌重镇”却消失了,变成渔湖都的一个村,叫“重镇”。

  在潮州先贤中,郑南升是宋代著名理学四大流派(濂、洛、关、闽)的闽派首领朱熹赞赏的得意门生,史料称郑南升为“

页面

订阅 RSS - 明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