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工夫茶是潮人酒后饭余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饮品的话,粥,则是一日三餐的必须,是更加离不开的饮食了。有人甚至把工夫茶和白粥哲学化,说是潮人谦和内敛、淡泊清高文化精神的外在标志。

  用米煮成的稀饭,潮州人叫做“糜”,广州人叫做“粥”。

  潮州糜与广州粥有不少不同。

  先说读音的不同。

    潮汕人自古以来每天所吃的粥,都与外方人的粥不同,是一种用米较多,煮得较稠而粘的稀饭,潮语称为“糜”。潮人无论贫富,无论城乡,都是以食糜为主,以食糜为乐的。就是上了酒楼,在酒足菜饱之后,也习惯每人再来一碗白糜。因为日常三顿都要食糜,所以潮汕人对糜有很多讲究。
 

订阅 RSS - 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