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南方的记忆,源自多年以前一个黑芝麻糊的电视广告。寂寞清冷的小巷,孤独的身影,老人挑着颤悠悠的担子,一声长调的“黑芝麻糊喂——”悠远而又沧桑,时常让我陷入远古的幻梦与向往。从此,爱上芝麻糊,也爱上了南方。

展出日期: 
2014-03-01

   《跟我逛汕头》一书囊括了汕头特色美食地图、交通线路资讯、主题旅游推荐。作者用心探访,用情记录,搜罗了不少已被忽略和不易探访的人文景点。

   《跟我逛汕头》图片展在我馆举办,精选了其中颇具代表性的内容分期与读者分享。展览由汕头大学图书馆、《跟我逛汕头》编著联合主办,汕头市禹之广告策划有限公司协办,分三辑展出。

    1、牛肉
 
   潮汕人吃牛肉会将牛的每一个部分区分得相当精细。最好的部位有非常漂亮的雪花纹,丝毫不差于日本的和牛。
 

    喝单一麦芽的老蔡说,到了汕头,就要去看老城区的。于是早上先被他带去吃鸡蛋肠粉,汕头肠粉胜过广州肠粉,不会一味追求弹牙,真正细嫩如同婴儿皮肤,吹弹可破,还有菜脯粒调味。吃罢,就往老城区去。正在被荒废的颓废老城,丝毫也掩盖不了旧日的显赫和繁华。

    潮菜的热闹,不是自己人折腾自己人,味觉作为一种无声的语言,使得跨越地域和文化的异乡人对这里趋之若鹜,在一个物流和文化传播全球化的时代里,潮汕自然就会成为时尚镁光灯聚焦下的盛宴。中国当下的时尚高端飨宴几乎被潮菜的标准体系支配了,所以,这里不匮乏筵席创意的资源。
 
     张新民
 

    潮汕“落汤钱”是旧时潮汕民间“五谷母”生(农历10月15日)和年终送神的供品。

    俗话说“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人类对食物的选择不仅取决于其个人的机体特征、时代条件、周围的自然环境等,而且更取决于其文化特点。不同的文化,对食物有不同的标准和消费方式。地处海滨的潮汕人对于食物更是有自己的一方见解和偏好。
     1.年夜尖头冬节乌

    一碗潮州人习以为常的潮州“白糜”,蕴含着怎样的文化韵味?潮人司空见惯的“工夫茶”,折射出怎样的潮商文化特色?活跃在街头巷尾的民间潮语俗谚,传递着怎样的文化心态……本报今起推出《文化民生大家谈》栏目,邀请长期在潮州生活、工作的文化界、商界人士,与你一起闲话潮州,品味潮州文化。
 

    薄壳——是米不是米
 
   潮汕人说“薄壳”的时候我总听成“博客”,这种平民海鲜在别处不登大雅,在潮汕却老少通吃。别处叫“海瓜子”,本地则有极其文雅的名字“凤眼蚬”,而用盐腌制的薄壳又称“凤眼鲑”,相传明代正德皇帝品用后尤其喜爱。
 

页面

订阅 RSS - 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