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以来,福建、广东沿海一带多次出土十六到十八世纪不规范及规范机制二种型制的西班牙银币,仅福建泉州地区就先后发现十多批,每批数量在数枚乃至一百多枚。

  因天时地缘,昔日汕头埠是粤东地区的布业中心(我国著名电影艺术家蔡楚生少年时曾在汕头埠布铺当伙计);上世纪80年代,天时地缘又赋予汕头这种优势,汕头又成为名闻全国的布业更生行业——服装业的中心。但这种中心地位没有能保持多久,汕头与“世界服装城”失之交臂。这其中的种种教训,谁来总结,反思?

樟林古港的新兴街

    偶读1967年在曼谷出版的《曼谷泰华进出口商会纪念刊》,书中的一段文字引起我的关注:“……旅泰华侨,昔时亦和现在一样,是潮人为最多。先侨经营进出口业,便以汕头为主要对象。

    潮汕与台湾一衣带水,两地之间的往来源远流长。有史志可考的,始于隋朝。“公元610年(隋大业六年)2月,武贲郎将陈棱、朝请大夫张镇周(或作“洲”)奉命率兵万余人,从义安海港(今饶平柘林湾)跨海进发,随军有‘南方诸国人’。流求人见到船舰,往往诣军中贸易,舰上有昆仑人颇解其语,遗人慰谕之,但流求王欢斯葛刺兜设栅拒守,隋军击毙其王,俘获七千人”。

    潮州与台湾航运贸易始于隋朝。“610年(大业六年)2月,武贲郎将陈棱、朝请大夫张镇州率兵一万多从义安浮海击流求 。流求人见到船舰,‘往往诣军中贸易’,船上‘有昆仑人颇解其语,遣人慰谕之’,但流求王欢斯葛刺舆设栅拒守,隋军击毙其王,俘获七千人。”

    如云往返的商船,很快为樟林古港带来了巨大财富。富裕了的商人们,除了在古港建起众多南通北达的商业街以外,还相继建起了一处处精致雅丽的私家庭院、恢宏壮丽的庙宇等。 
 

    还在元朝的时候,有一个叫汪大渊的南昌人写了一本叫《岛夷志略》的游记,里面提到:“万里石塘,由潮洲(州)而生,迤逦如长蛇,横亘海中。”这万里石塘有两层意思,一是指连通东西洋的贸易航线,二是指包括南海诸岛在内的沿途岛屿。过了万里石塘之后,就到了“交趾、占城(越南)界”的海面了。顺便提一下,这则史料也是迄今证明南沙群岛为我国神圣领土的最重要证据之一。
 

    潮汕靠海,因韩江冲积而形成的潮汕平原孕育了独特的河海文化,也培育了潮汕人的海洋胸襟。而红头船,则是潮汕人开拓海外商业市场的起源。它是潮汕人海上生命的象征,是潮汕人走向世界的开端。
 
 

    宋元时代广州、泉州是中国对外贸易的主要港口。泉州于宋哲宗元祐二年1087年正式开港后,对外贸易逐渐上升。至元代,超越广州而成为全国对外第一大港,也是世界知名的大港。
 

页面

订阅 RSS - 贸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