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的先人懂得利用自然火,结束了茹毛饮血的阶段而进入熟食的时代起,实际上已揭开了烹调文化的序幕。《礼记》云:“礼之初,始于饮食。”可谓一语道出了饮食与文化的渊源关系。潮州陈桥村的贝丘遗址中,曾出土了大量的贝壳,猪、鹿、牛、鱼、龟的骨骼,粗陶片和炭屑、灰土等,它们就是新石器时代(距今约6000年左右)潮州先民饮食文化的实物见证。

    我们汕头市的“汕”究竟是什么意思?历来就有多种说法。
 
   《论文·水部》:“汕,鱼游水貌。从水山声。诗曰: 然汕汕。”清.段玉裁注:“小雅:南有嘉鱼, 然汕汕。传曰:汕, 木巢也。”由此看来,“汕”是鱼游貌,“汕头”是个产鱼的地方,是个渔场。
 

    林楚云《潮剧的春天何时再来》一文这样写道:“六百年来,潮涨潮落、花开花谢,潮剧伴随着潮汕大地风起云涌,也伴随着这片土地歌舞升平。”潮剧的历史已有多长?我也不妨作一番探究。 
 

    隆都,包括今莲华镇地域在内,原称隆眼城都,唐宋时创建,是个千年古镇,历史悠久。自1986年至2007年先后发现并采取措施保护的历史碑记有25块。其内容主要是处理水利土地纠纷、建祠修堤、乡规民约等。这对研究隆都的历史很有价值。
 

    办公洋楼、富人厝宅、平房篷寮曾混杂于弯曲小巷之中,昔日的水井已不见踪影,昔日的繁华也只留存在原住居民的记忆中……
 
     在汕头市区,以路、街、里、巷相称的地名不胜枚举,而称以“坊”的则不多见,偌大的汕头大致只有三处,一处是位于共和路的启元坊,一处是位于永泰路的庆余坊,另一处就是衣锦坊。
 
     地名的由来

    随着时间的流逝,许多老地名在市民的记忆中逐渐变得模糊,慢慢成为老一辈汕头人口头上的一种叫法。有人说,记住了老地名,就是记住了汕头的历史。在此,我们精选了部分已经消失了的老地名,让年轻一辈汕头人了解曾经发生在我们这个城市的故事。
 

    自2006年以来我市实施地名公共服务工程,666条街巷路重新命名,推进了地名标准化管理   
 
     汕头的老地名,不仅是沧海变桑田的见证,也是社会发展的缩影。每一个地名的出现,都有它的一段历史,一段故事。随着汕头城区建设的日新月异及人口的逐渐“东移”,汕头老城区的不少地名正渐渐地从人们的记忆中淡出、消失。
 

    关于潮剧历史,从上世纪40年代以来,经诸多专家、学者的研究、考证,目前比较统一的看法是潮剧源自宋元南戏(南曲戏文简称),是南戏衍化的,是南戏的地方化。潮剧诞生的绝对年代是公元1566年,即以明嘉靖丙寅年刻印的《班曲荔镜戏文》(即《荔镜记》)出版的时间为依据(有关此前有《荔枝记》前本的研究,但都没有准确的结论)。
 

    潮城格局,外圆内方,以金山为首,坐北向南,中间是一条贯通南北的大街(今太平路),东西各有一条与大街平行而较狭的东平路(别称东堤)和西平路,以及一条更短的义安路。这些路中间横穿着无数短小的街巷,经初步统计,分布在今市区(城区)太平、湘桥、金山、西湖、南春等五个办事处范围内的街、路、巷、里等有720多条,其中有104个“里围”。

    年纪大点的广东潮汕人应该还记得,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期,柬埔寨王国的首相、跟随西哈努克亲王到中国的宾努亲王曾经到潮汕访问。当时潮汕人夹道欢迎贵宾,万人空巷。这是因为柬埔寨是海外潮汕人的主要聚居地之一,柬埔寨华人主要来自潮汕地区。
 
     华人在柬埔寨几度沉浮
 

页面

订阅 RSS - 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