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人喜欢生吃缘故,据《清脾类钞》曾记述说:“粤人嗜淡食......好嗜生物,不论火候之深也。”说明古代潮人的饮食特点。《海阳县志》记载:潮州人民喜吃鱼生、虾生、蚝生。“邑人常食比以鲩鱼为上,朝出泼水,刺盈尺以外去其皮。洗其血,剑之为片,红肌白理薄如蝉翼,溴以醋酱和以椒芷。复切萝卜为丝,扬桃为片,精而吃之......此外还有蚝生、虾生也珍味”。

    关于潮剧的诞生年代,目前普遍的说法是四百多年,也有说是五百多年,而且都以文物的绝对年代为依据。
 
     1985年,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明本潮州戏文五种》,收入先后于揭阳和潮安出土的明嘉靖《桑伯喈》(即《琵琶记》和明宣德《刘希必金钗记》二个南戏手抄演出本,以及明嘉靖《荔镜记》、明万历《金花女》(附《苏六娘》)《荔枝记》等3个流存海外的刻印本。 

    榕江北河发源于大北山,而榕江谷地即我们俗称的榕江平原,一直伸展至揭阳南部及普宁北部的广太地区。这一地区,我认为是旧石器时代晚期至新石器时期粤东地区先民活动的中心区域。这里是地势平缓的山坡和平原,有榕江南北河作为水源,十分适合人类居住和生活。所以,“虎头埔文化”和“后山文化”都是在普宁发现的。
 

    潮汕民俗文化圈指潮汕平原和粤东沿海,包括史称“三阳”(揭阳、潮阳、海阳即潮安)、饶平、惠来、澄海、普宁、揭西、海丰、陆丰、潮州、汕头、南澳以及惠东、丰顺、大埔的一部分,占地面积15000平方公里,位于东南沿海闽粤交界之地,西北靠山,东南面海,北回归线从中部穿过,属亚热带季风气候,雨量充沛,四季如春,地平如掌,是广东省第二大平原。

    我国著名戏曲活动家、剧作家、诗人田汉曾在《吊崖山古战场》诗中云:“宋末三忠异代尊,丰碑十丈耸崖门。将军屡败犹能战,丞相临危不幸存。铁戟有时埋岸草,血波千古拍渔村。摩挲碑碣斜阳里,应将精神教后昆。”诗中盛赞“宋末三忠”文天祥、陆秀夫、张世杰为匡扶宋室,英勇抗元,为国捐躯的英雄气节。

    商品经济的发展,促使了明代社会和风气的变化,特别是明代中后期,这种变化更加凸显出来。同样地,随着本土和海上商业活动的逐步活跃,潮州的民风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正如王士性《广志绎》中所说的:“今之潮非昔矣。闾阎殷富,士女繁华,裘马管弦,不减上国。”
 
   万历年间,乡贤林熙春在《宁俭约序》中也说:
 

    当我们的先人懂得利用自然火,结束了茹毛饮血的阶段而进入熟食的时代起,实际上已揭开了烹调文化的序幕。《礼记》云:“礼之初,始于饮食。”可谓一语道出了饮食与文化的渊源关系。潮州陈桥村的贝丘遗址中,曾出土了大量的贝壳,猪、鹿、牛、鱼、龟的骨骼,粗陶片和炭屑、灰土等,它们就是新石器时代(距今约6000年左右)潮州先民饮食文化的实物见证。

    我们汕头市的“汕”究竟是什么意思?历来就有多种说法。
 
   《论文·水部》:“汕,鱼游水貌。从水山声。诗曰: 然汕汕。”清.段玉裁注:“小雅:南有嘉鱼, 然汕汕。传曰:汕, 木巢也。”由此看来,“汕”是鱼游貌,“汕头”是个产鱼的地方,是个渔场。
 

    林楚云《潮剧的春天何时再来》一文这样写道:“六百年来,潮涨潮落、花开花谢,潮剧伴随着潮汕大地风起云涌,也伴随着这片土地歌舞升平。”潮剧的历史已有多长?我也不妨作一番探究。 
 

    隆都,包括今莲华镇地域在内,原称隆眼城都,唐宋时创建,是个千年古镇,历史悠久。自1986年至2007年先后发现并采取措施保护的历史碑记有25块。其内容主要是处理水利土地纠纷、建祠修堤、乡规民约等。这对研究隆都的历史很有价值。
 

页面

订阅 RSS - 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