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来与“秋”结下不解之缘! 
     生于硕果丰收的金秋八月初(故外祖父为我取名爽)。与母亲离乡背井赴香江定居,却于秋高气爽,云淡风轻的仲秋夜。不想离家数十年后,魂牵梦绕回乡寻根认祖竟也实现于深秋时节!   
     踏着浓艳秋阳,贺知章的“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一直盘旋我脑海。 
 

    毛利文化与华夏文化、新西兰与汉俳诗……这些似乎让人难以联系在一起的事物,却因为旅居新西兰的汕头籍作家林爽而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近日,趁着林爽回家乡汕头市澄海区探亲之机,记者走近这位人如其名、如同清爽和风的林爽女士,倾听她的传奇。 
 
     潮汕女儿蜚声新西兰 
 

    海外華文文學作為移民文學﹐一般來說都是描寫移居海外的華人艱難的生活狀態和獨特的心路歷程﹐而對于作家移居國的主題民族﹐則很少有人去描寫﹔至于生活在那裡的少數民族﹐就更加不容易進入華人作家的文學視野了。這本來是華文文學的文學使命在創作題材上的表現﹐也符合文學創作應該描寫作家熟悉的人和事這一原則。

    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九日,奧克蘭總督府內隆重舉行了二零零六年元旦英女皇勳章授勳典禮,三十八人獲得「女皇公眾服務勳章」,四十三位獲得「女皇社區服務勳章」。

    远居南半球太平洋的新西兰国家,有位用笔名“阿爽”现身的潮汕女士,本名叫林爽,文朋诗友们较为熟悉这个名字。她用笔名阿爽发表的诗文,如岚林流泉、幽幽丁冬,源源不断地在向世人表述着自己的肺腑心声。文学是人学,是依靠作者具备做人的优良品德和丰富的知识才有可能写出有品味的作品来的。

订阅 RSS - 林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