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潮汕各地乡村,逢年过节“闹热”时,都必须拜祖宗、敬神祇,各种祭品也由此而生。

    潮汕地区有一首儿歌:“挨下挨,挨米来饲鸡。饲鸡叫啯家,饲狗来吠夜,饲阿弟来入书斋,饲阿妹来雇人骂”。这首儿歌,前几句都可理解,唯独最后一句不知是何因由?

    潮汕的民间习俗,历来都是极其重视时年八节的祭神拜祖,旧时的潮汕,一年中大约有二三十个节,再加上各家各户已逝祖宗的“忌日”和乡里集体的祭拜,基本上每个月都有两三个祭拜节日。“粿”往往被作为时节祭神拜祖的必备祭品,在祭品中的地位仅次于猪、鸡、鱼“三牲”。

    葬礼用具。主要流行于饶平县黄冈镇(县城驻地)。它是一种用于祭祀酬神的“大钱”。从工艺来看,它起源于中原荆楚地区的“镂金作胜”。它与民间其他剪纸在制作方法上有很大的不同。首先,它用的是大小不一、薄而锋利的刻刀。其次,在刻法上,采用阴刻和阳刻两种刀法,雕镂出画面的主线,让这些线纵横交错,盘根错节,称为“铁骨线条”。

    “三牲敢食;钉球敢拌”,常常被用来表示既然已经吃了人家的钱财,许诺下什么,便要敢于负责到底,为人办完事。如:“你三牲敢食,钉球就敢拌,勿钱哩收人个,话哩唔敢个头脑(你既然有胆量吃三牲,就得有本事去撞钉球。不要只收下人家的钱,话却不敢去跟领导说)。”
 

订阅 RSS - 祭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