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主前,榕城东门街头的一处地名。其地名牌也是如此写法,名称实在费人疑猜,笔者从一些资料中查到,明清时代,揭阳县府以下设置县丞、主簿、典史、县尉等部门,协助县府分管户口、钱粮、监狱、兵役等工作,称为“部”。部的官吏,有自己办公的衙署。明朝末年便有些衙署设于东门街头。最有名的是明末一京官高攀龙,被贬来揭阳县当典史。

  内菜宫,榕城一处地名,在西马路中段。“内菜”二字,实在很难解释,包含什么意义呢?笔者到实地看看,见地名牌上写的是“赖蔡宫”三个字。这是它的原名,就可理解了。原来“内菜”是人们讹音误传的。

  禁城,指揭阳县衙,其周边一带地方则称“禁城脚”,地名牌上也是如此写法。记得郑智勇先生曾在《榕城文史》第三集中作了明确分析,且辩正为“金城”。但好多年过去了,却依然如故。笔者认为:这是关系历史文化的问题,是必须进行研究的。因为只有封建王朝的皇宫,才能称为“禁城”,如北京故宫便称“紫禁城”。县衙称“禁城”是不合理法的。

新鲜出炉的埔田笋粿色香味俱全,用筷子夹起,仍在高温中的粿条不停抖动,弹性十足。

  自古以来,清明节是祭祀祖先、扫墓修坟填土、加挂纸钱的特定日子。故每届是日,潮人莫不举家上山扫墓谒祖,缅怀祖德。

  渔湖仙阳村旧称新寮姚,历来是个富饶之地。潮汕历来建祠建屋,都遵循“喜南忌北”之格局。而旧时的仙阳村,却反其道而行之,不仅把村的四个寨门全向北,连村里的三个祠堂为了向北也将其集结在一角随寨门向北。真是奇哉怪哉!然事物总有其原因,仙阳村之所以把“四个寨门全向北,三个祠堂作一角”相传有其风趣之一段传说。

  在揭阳市揭东区玉湖镇的埔龙村有一座潮汕女祠——姑婆祠,里面供奉的是埔龙以及同属玉湖镇的西门、马料堂共三个村的黄氏共同始祖黄和轩的胞姐黄由娘,而这种信奉本族始祖的胞姐为神祇的独特信仰习俗当地民间则称之为“拜姑婆”。

  房,原义是指居住着人或放置东西的建筑物,可引申为家族中的一个分支。若按此来看,“五房”应是家族分支中排行第五的一系,或是五个房份合成的单位。但在揭阳境内,这却是一个乡村名字,称“五房村”。连村周围的一片山岭,也称为“五房山”,这是为什么呢?

  “荋过会乡”这个潮汕俗语大约产生于清代中后期。“荋”是“而”的后起字,古字“而”原来表示人两颊的鬓毛,后来词义扩大,也用来指草多(写作“荋”)或兽毛多(写作“耏”)。潮汕人把表示草多的“荋”字用来指“混乱”,有词义引申的特点。

页面

订阅 RSS - 揭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