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于汕头市民权路95号的大埔会馆。本报记者 林蓁 摄

  1949年7月乘胜南下的人民解放军,势如破竹,直迫广东,潮汕解放指日可待。为了准备解放和接管汕头市,市工委组织部长余昌辉部署了在敌人败退前的保护城市斗争,这是汕头地下党的又一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

  1945年初春,在揭阳乔林、白塔一带,沿着榕江北河一侧设有税站。负责收税的人都戴着一块黄框白底,写着“186师榕江扫荡队”黑体字的布章。不知内情的人以为这是一支国民党的部队,实际上,这是一支由我党掌握的人民武装队伍。

  在揭西县大北山下的南山镇,有一个名头“响亮”的红色村。这个村之所以“出名”,是因为在解放战争时期,潮汕人民抗征队成立于此,其司令部、后勤部、兵工厂、武器弹药存放仓库、潮汕军政法庭、看守所及后方医院等都曾设在这里,该村成为抗征队开展革命活动的重要据点。这个村便是革命老区村——火炬村。

  我是潮汕子弟,但我要从一个野战军战士的角度,回忆67年前甚不平静的解放南澳旧事。

  1949年夏,全国解放战争迅猛发展,国民党政权面临最后崩溃。国民党胡琏兵团残部等二万余众窜扰潮梅,沿途袭击游击队根据地,游击队韩江地区出现黎明前的黑暗。

    60年前的1952年,抗美援朝战争正在激烈进行中。10月19日夜,中国人民解放军四十一军副班长以上组成的一个加强营(4个连)2000人,与一个炮兵营(3个连),由南澳、澄海、饶平县及汕头市的1000名以上船工驾驶38艘木帆船、21艘汽船,附带竹排228只,在中南海军汕头巡防区4艘炮艇及政府工作人员配合下,从南澳岛云澳、青澳及深澳湾起渡,向东南闯过25浬的海面,强攻了粤海天险南澎岛。

    鲜为人知的汕头市志成里1号,曾是“广东省农民协会潮梅海陆丰办事处”所在地,彭湃在这里叱咤风云,“唤起工农千百万”,培养了多少革命骨干,为中国革命作出了贡献。民间还传说,毛泽东主席和越南革命领袖胡志明都在这里住过。
 

    汕头解放了,汕头人民解放了,汕头已经是人民的了,这不是换朝代,也不像辛亥革命,更不象日本投降,因为历史上的换朝代,只是这一个皇帝打倒了那一个皇帝,人民依然被他们踩(足)在脚下,辛亥革命虽然把满清皇帝打倒了,却出了袁世凯、蒋介石这一类窃国大盗,他们依靠美帝国主义,比过去的皇帝还凶,日本投降,虽然是中国人民八年英勇抗战的结果,是苏联和世界民主力量胜利的结果,但胜利的果实却给美帝和蒋介石抢

    彭名芳是彭湃的同乡,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是潮汕地区党的优秀儿女,是潮汕抗日先驱。他追求真理,抗日救国,为革命事业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大革命时期他奉命进驻揭阳开展革命活动,在揭阳这块热土上留下了许多可歌可泣的战斗故事,并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订阅 RSS - 解放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