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大地,英才辈出,但长久没有一所正规大学。潮汕名人杜国庠、陈唯实、刘侯武、方方、陈泽霖,不断力倡在潮汕创办大学。
 
     动 议
 

    昔时的汕头,学校没有好坏之别,师资有优劣之分,大多学子择师不择校。每所学校,都是年年桃李,岁岁芬芳。
 
     几名当教师的朋友,都叮嘱我应该写一写汕头昔时的教育事业,理由是:“汕头埠旧事”不能没有教育的故事。
 
     汇聚英才结益友
 

    “细时唔熨,大时熨出骨”,是用来比喻小孩子如及时不管教,长大后养成坏习惯再改就难了。 
 
      从前有一个老汉,单生一子,十分怜爱,儿子要什么就给什么,一向惯着他,全不管教。儿子长大了,终日游手好闲,无所事事,而老汉还一直不忍心让儿子受苦。这儿子慢慢地学坏了,嫖娼、赌博、盗窃,什么坏事都干,把家里的财物和田地都挥霍殆尽。
 

    本报讯为配合我市创建全国文明城市活动,由市教育局、市关工委联合出版,市关工委讲师团卢锦标、卢璧锋主编的《潮州市青少年教育丛书(第六辑)道德教育俗谚》出版了。
 

    丘逢甲(1864-1912),又名仓海,字仙根,号仲阏,生于台湾苗粟县铜锣湾,祖籍粤东嘉应州镇平(今梅州蕉岭县)人,光绪十五年(1889)登进士,是清末著名诗人和爱国志士,同时也是一位卓越的教育家。丘逢甲虽然在潮汕地区任教时间不长,但他扬弃旧式以时务、策论、诗、古文辞课士,摒弃八股试帖,创办当时粤东潮属各县独一无二的新式学堂,开创了潮汕近代新学的先声。
 

    清末,新式学堂兴起,各地出现了一股编纂乡土教材的热潮。在此背景下,潮汕地区也开始编纂出版一些乡土教材,如宣统元年(1909)翁辉东与黄人雄合编的《首版潮州乡土地理教科书》、《潮州乡土历史教科书》、林宴琼编著的《学宪审定潮州乡土教科书》、澄海景韩学堂发行的《最新澄海乡土格致教科书》、《澄海乡土地理教科书》(两书均为蔡鹏云编纂)等。

    汕头市聿怀中学,创办于清光绪三年(1877年)。(注:1948年7月1日出版《聿中校刊》载:“本校始创于民国纪元前33年,迄今达七十载”。)聿怀中学是汕头市较早的学校之一。它辟汕头市东郊葱茏荒芜之地,创立崭新的校舍。其校歌自豪地称:“看江山如画,葱茏气自佳,辟除荆棘草莱,惟我聿怀将风气开”。
 

    奎光书院始建于清同治十三年(1874年),是当时潮阳县九所公学书院之一。据悉,当时潮州总兵方耀强行派徭役围垦直浦都(今关埠镇、金灶镇一带)的三斗门至竹山都(今西胪镇、河溪镇一带)的桑田海滩,开辟水田一万多亩,年收租谷物三万余石,直浦、竹山两都的士绅对此事非常不满,并扬言要弹劾方耀。

    中国封建社会是宗法制度与等级制度相结合的社会。“三纲五常”等一整套封建伦理是人际关系的准则。而“女子无才便是德”、“夫为妻纲”、“男尊女卑”等传统观点,长期规范着人们的生活方式、心理情操、是非善恶观念,致使中国妇女地位低下,长期被拒之学校大门之外,所能接受的只能是一种“闺阁”式教育,教育的内容是“三从四德”,其目的都是为封建宗法制度服务。
 

    潮汕近代女子教育,是由传教士在潮汕开办教会学校首开其端的。第一次鸦片战争后,帝国主义列强强迫清政府签订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清政府被迫对外开放。帝国主义列强趁机把魔爪也伸向处于前沿地带的潮汕大地,他们在利用经济、军事、外交等手段侵略潮汕的同时,还组织大批基督教传教士来潮汕,到处布点传教,积极进行政治和文化渗透。

页面

订阅 RSS -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