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平路一号楼,其实是一座貌不惊人、在汕头老市区众多洋楼中显得“很一般”的老建筑物。它座落在外马路与永平路交叉口,建于1933年,座西南向东北,占地面积约405平方米,为三层半的欧陆式建筑。不同年龄段的市民对它有不同的叫法,有称“老报社”的,也有叫“老区委”的,尽管叫法各异,都指永平路一号楼。
    

    伴着城市一路走来的老建筑,每一处都如城市发展的脚印。汕头是一座文化兼容、人文独特的城市,其建筑物体现着中西合璧的特色:既有南洋诸国模式的骑楼群,也有潮汕模式古色古香的民居,还有辉煌气派的西方式样楼房……这些古建筑物,透发着这座城市的历史气息,有着丰富的历史文化内涵。遗憾的是,承载着汕头历史的建筑物不少已被拆毁,幸存下来的也年久失修。保护汕头旧城区老建筑,刻不容缓!

    嵌瓷工艺是潮汕建筑艺人的创造。嵌瓷工艺的出现,一开始是建筑艺人偶然利用彩色碎瓷片平嵌小花卉来代替彩绘。潮汕嵌瓷工艺历史悠久,是我国艺苑中稀有的特种传统工艺。据载,潮汕嵌瓷始创于明代万历之前。今天能看到的民居嵌瓷装饰,几乎都是清代乾隆以后的作品。最初的嵌瓷只是利用碎陶片在屋脊上或屋檐边嵌贴上简单的花草等图案。

    由于深居山区,交通不便,当地又没有可烧煅贝灰的原料---海蚺。因而传统的畲族建筑材料上没有使用贝灰,而是就地取材,取用黄泥土浸漂,再让牛多次踩踏练成,再制成土砖,为增强土砖的强度,聪明的畲族同胞在泥中加入稻草作牵引。这种建筑材料可就地取材,大大节省了费用。

    潮汕木雕又称“潮州木雕”,主要分布地域有潮安、澄海、饶平、揭阳、潮阳、普宁等地,在这些城市的市区及乡村,几乎所有的古建筑都是有梁必雕,有窗必琢,无论是祠堂或是民宅,从梁架、额枋、神龛,乃至几案、屏风、床榻、橱柜等一般的家具,都能看到造型优美、技法精湛的木雕装饰。

    潮汕现存古建中,以木雕精美闻名的有古溪陈氏家庙、潮州金砂从熙公祠、己略黄公祠、揭阳关帝庙等。而我一直以为,最有震撼力、最具代表性的,首推揭阳关帝庙。
 
   杨坚平《潮州木雕》一书中有一处文字,说“揭阳市的关帝庙藻井木雕,也是宫廷的藻井装饰和潮州民间雕刻结合的成功一例。”表述得不是很准确,但它对关帝庙木雕价值的肯定,却是清晰的。
 

    20年,一台相机、一辆摩托车、一本笔记本、一支笔……如果单从这些数字来看,很难看出什么端倪,因为它们彼此之间并没有必然的联系。然而,蔡海松却是通过它们,以独特的视角将潮汕地区乡土建筑展现在世人的眼前。在2010年底出版了《潮汕乡土建筑》之后,蔡海松意犹未尽,近日又出版了《潮汕民居》一书。

    汕头因港而兴,因贸而盛。早在开埠(1860)前,汕头就因港口而带动商业贸易的兴起。先是在老妈宫前一带形成临海集市,后沿老妈宫向西的海岸发展。至清嘉庆年间,逐渐建起了柴米药材和修船等行当,并形成了行街、顺昌街等相对稳定、集中的商业区,共有店居200余间,即俗称的“闹市”。

    潮汕传统建筑,盖有实用与功能之分。实用之建筑,若民居宗祠;功能之建筑,举凡亭、台、楼、阁、寺、庙、庵、观、坊等等。
 

    红砖楼,曾是汕头埠的重要建筑物;它曾是同济医院、省港大罢工汕头罢工委员会、汕头沦陷时期的日本军部、国民党时期的市警察局,解放以后的军事用地、市人防指挥部等,它沉积着很多历史和故事,它被拆除,是汕头旧城区文化的一大损失。
 
     ■ 它的历史耐人解读
 

页面

订阅 RSS - 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