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潮剧《火焰驹》,固然是一出好戏。可是观赏过后,在兴奋之余,我还是想提出一些意见的。  
   首先,戏名定为《火焰驹》,就含有古剧《红鬃烈马》的味道。但这“红鬃烈马”是贯串全剧的。《火焰驹》一剧,如果没有“火焰驹”的突然出现,则这出戏就不可能顺利收场。  

    观赏了整个夜晚的潮剧《火焰驹》,很觉得广东潮州市潮剧团较之过去两度来新的精彩演出,已经在百尺的竿头,更迈进了一个大步。  
   所以,戏当然是好戏,尤其是文场“表花”一折、武场“奔马”一折。前者阴柔,后者阳刚,两者相互辉映,实在难得一见。  

订阅 RSS - 《火焰驹》编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