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仔嫁在溪向墘

  嫁仔嫁在溪向墘,

  无船无只怎得圆?

  金簪拔落做渡税,

  目汁流落满溪墘。

  

  嫁仔嫁在溪向畔,

  无船无只怎得来?

  金簪拔落做渡税,

  目汁流落满溪畔。

  望见

  望见东畔一粒星,

    揭阳旧时婚俗,要经问名、纳吉、纳彩、请期、纳征、迎亲等六道程序,谓之“六礼”;有些地方有女儿出嫁前夜睡草席之俗,相传此俗源自昔年一后母虐待羞辱前人所遗之女,令其如此睡法,不料此女后发富起家,子女昌盛,自此人们便仿效相沿成俗;此外尚有“提油舅”、“做四句”等俗。“提油舅”即女儿出嫁当日要由其兄弟提五件礼品同往男家,称之“提油舅”,其在新郎家最受欢迎,一般在首席宴座。

    相比起来,旧时海陆丰婚俗的程序很多很繁杂,随着两个文明的发展,地区移风易俗,现在婚礼程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西方文化的影响下,婚礼习俗语已经中西合壁了。在时海陆丰婚礼习俗大相庭径:
 

    从前,潮汕人嫁女,有钱的十箱八囊,嫁金嫁银嫁奴囝(随嫁婢仆),嫁田嫁房嫁寿板(六片油上红漆的棺材板)。总之,什么都可以陪嫁,不嫌其多,越多越风光。当然,贫穷人家日子难度,只有几件自身纺织剪裁的粗布衣服,但有些东西却是必备的,这就是面桶、水桶、脚桶、屎桶、旗桶。这是女儿一进夫家便急切要用之物。这“五桶”,反映了过去潮汕人的一套生活方式。
 

    结婚是大喜事,对于当事者的男女双方来说,自当欢天喜地,兴高采烈。然而,新娘在出嫁的当天,要不断地哭诉,直到被接娶到新郎家门,才算结束。这似乎与新婚大喜不相称,但这却是事实。这就是民间广为流行的哭嫁习俗。
 

    旧时同姓之间通婚,不仅有悖封建伦理道德,而且也违背家规族法等民间礼俗的约束,为社会所禁止。相反,不同姓氏之间可以自由通婚,这是天经地义的事。然而,现今潮汕地区却有不少不同姓氏,无论是处在远各一方的外镇、外县,还是近在咫尺的同镇、同村,还是一衣带水的邻村,仍然互不通婚,这种现象潮汕民间称之为“无相嫁”。
 

    董坑村是汕头澄海区最古老的村落,是广东省首个草莓种植专业村,村中有一座石桥人称“无缘桥”。古往今来,农耕经商做工途经此地都从“无缘桥”经过,唯独与嫁娶婚事有关的就没有人敢越雷池半步,纵然从此桥经过再便捷,也得老老实实绕道而行,这不单是认为桥名不吉利,还与村里自古留传下来的一个颇具神秘色彩的故事有关。
 

    潮州的俗语可谓是俯拾即是,反映了潮汕各地的民间风俗,其中就有不少属于婚嫁方面的,就如下面四则:
    
     (一)欲穿待嫁,欲食待生
 
   “欲穿待嫁,欲食待生”这一俗语,反映的是过去潮州妇女婚嫁、生育的习俗。意思是说,姑娘想要穿上漂亮的衣服,就得等到出嫁的时候;要想吃上好东西,得等到生孩子的时候。

订阅 RSS - 婚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