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蜈蚣舞是清光绪年间的民间艺人陈成锦所创始的,距今已有100多年历史,被列入中国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西门蜈蚣舞不但一直植根潮汕,而且随着潮籍华侨的足迹漂洋过海。如今的蜈蚣舞,已不单是一个地方单纯的广场舞蹈,而是成为旅居海外潮汕乡亲文化交流的一种形式,成为连结乡情梓谊的文化使者。
 强烈反响
 

    记者近日在汕头见到回乡度假的美籍华人李海德一家,“我们每年都回汕头,希望能够多陪亲人。”谈起2013年,李先生说出了自己的简单愿望,今年的暑假、圣诞假期还想携一家人回来探亲。坐在身旁的李太太朱莉女士则激动地擦拭眼角的泪珠,她告诉记者,20年旅美生活虽然已融入了当地社会,但她每每回到汕头都显得泪腺发达。
 

    昔年,俗称“胡文虎”的永安堂制药厂和俗称“胡文豹”的虎豹印务公司两座建筑物,以中西合璧的新颖造型和恢弘壮观的气势闻名遐迩,是旧汕头埠的标志性建筑物之一。这两座建筑物的后面,还有一些故事。
 

    孙中山先生说过:海外华侨是革命之母。这是孙中山对华侨在辛亥革命中历史地位和作用的高度认知和理论概括。当然也包括对潮汕华侨的充分肯定和最高赞誉。孙中山用这句形象化的语言来说明他的革命活动是从华侨里面开始,中国第一个资产阶级革命团体的最早的成员及赞助人是华侨,华侨对于促成辛亥革命和建立民国起了重要作用,做出了巨大贡献。

    1845年,一批从中国广东省远渡重洋到新加坡的潮州人,合组了義安公司,当时系由潮籍钜商振兴号佘有进先生联合潮十二姓人士所组织,并共同捐资,购买东陵泰山亭等处山丘园地,作为潮籍身故人士之安葬场所,同时兼理粤海清庙酬神事宜。成立伊始,由佘有进先生自任总理,而十二姓则每姓由其指派一人为佐理,即后人称为十三头家。

    一个不满20岁的潮州乡下农民,白手到泰国闯荡,用20年的时间,摇身变成小有名气的工厂主,还涉足房地产领域,他就是泰国北榄府呈帕叻青年精英、实业家苏国祥。
   苏国祥与我同属潮州后陇村籍,2012年8月和2008年12月,我曾两次拜访他,参观他的春祥模具有限公司所属的春祥模具厂和春祥水压机厂。 

    两三年前,曾应泰国苏氏一位最高宗长的邀请,赴泰叙宗盟。那次虽游览过不少景点,但未曾参观泰国大皇宫。此次应泰国潮人珠宝商兼房地产商兄初头家及其在国内管理珠宝生意的大哥的邀请,随同兄初的大哥及其小男孩赴泰,抵达的次日{7月29日}便到大皇宫参观游览。
 
     泰王拉玛一世于1782年在曼谷定都后下旨建造的这座大皇宫,坐落在湄南河东岸附近。

    潮汕有一种职业,已消失多年,但从事这种职业的商人,在潮汕人迁往海外的移民史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雍正至道光年间,潮汕人到海外谋生已成风气,红头船也有了专门载客“过番”的新业务。《公案簿》上就有道光四年(1824)2月,红头船从樟林载客出发,在海上航行26天后,抵达吧城(雅加达)港口的记载。那条船上有503名搭客,加上船员共619人。这还不是条大船。

    这是一个老话题:五六年前,我在本报刊发过《八角亭不该改名》的拙文,提出如何管理好八角亭(暹罗华侨赈灾纪念亭)这处历史建筑的一些陋见,虽在读者中引起一些反响,但于大事无补,人微言轻,不被重视。目前又有新情况:八角亭的存在状况越来越差,处在失管任人糟蹋的境况。

    潮汕人素以做生意闻名世界,足迹遍布全球,业务横跨五洲。如今,这种传统在新生代潮汕华侨中继续得到传承,近年来,一批批海外潮人第二代、第三代纷纷还乡寻根问祖,感受故土文化。和其他寻根团不同的是,这些“潮人”新生代一边品味着古韵的潮文化,一边已经将其联想到自己的生意上。
 

页面

订阅 RSS - 华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