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薯,在粤东地区是仅次于水稻的粮作物。番薯甘香爽口,营养丰富,价格便宜,在粤东农村是家家皆有的通俗食物。然而,番薯还和旅外同胞结下了不解之缘。曾听到许多老侨胞津津有味地讲起家乡的番薯,兴致勃勃地品尝番薯小吃,似乎家乡的“粗俗”食物,还胜于海味山珍。
 

    
    不久前,笔者赴华东旅游,团队中有一位潮籍泰国华侨,姓肖,年近八旬,满面红光,精神矍铄,且西装革履,风度翩翩;他的泰籍老伴也浓妆艳抹,打扮入时,很有富态。出于好奇,我上前搭讪:“老先生这般年纪还来旅游,是老板吧?”他忙说:“哎唷!惭愧惭愧,花的都是唐山的钱啊!以前说‘番畔钱,唐山福’,当今应倒过来说‘唐山钱,番畔福’喽!”

    血脉亲情来自对故土的眷恋,赤子丹心来自对祖国的热爱。在香港潮阳同乡会采访,我们深为他们60载自强不息的奋斗传奇所感染,也深为他们崇高的爱国爱乡情怀所感动。可以说,香港潮阳同乡会是与120多万在港潮人一起成长的,一起见证和促进了香港的繁荣稳定。它成长的历程,就是一部在港潮人的奋斗史,一部旅港同胞爱国爱港爱乡的写真集。 
 

    明朝开国不久就实行海禁。洪武七年(1375年)把设在广东、福建、浙江的三个市舶司撤掉,并实施海禁,禁止民间对外贸易,不准沿海人民造双桅船出海,甚至禁止民间购买使用洋(番)货,对外贸易实行“朝贡制度”。 
 
    海禁是一种违反经济、违反社会发展规律的消极措施,它既压制和阻碍航海事业的发展,又是产生海上私商和海寇的直接原因。 
 

    赤子心,思乡情,民族魂,是汕头市归侨作家作品集《槟榔花》第三集的主旋律。  
 

    “我是中国人,我的根就在中国。热爱自己的国家,是我的本分;我是一名医生,我的成长离不开党和国家的培育,为民为侨服务,同样是我的本分。”马来西亚老归侨刘国华从一个阳刚少年变成了一位古稀老人,乌丝渐成了白发,但那颗爱国之心、为侨服务之心却从未因岁月而消减颜色。 
  怀揣壮志回国寻“根” 

    近日,读了贵报发表的《老归侨庄健英回忆在异国参加抗日战争的艰难岁月》一文,勾起了我对日寇南侵马来亚悲惨岁月的回忆。 
 
    我也是一个马来亚归侨。日寇入侵马来亚时,我还是孩童。在日寇占领马来亚的三年零八个月的黑暗日子里,我的家庭和其他华侨家庭一样受尽苦难,终日处于恐惧之中,很多侨胞家破人亡。 
 

    华侨的社会历史地位决定了华侨是中国反帝反封建的民族民主革命的促进力量之一,是统一战线的组成部分。潮南华侨也和全国华侨一样,为桑梓之安宁,为祖国之强盛,洋溢着爱国爱乡拳拳赤子之情愫,无数佼佼赤子献出了可贵的生命,为抗日战争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广泛团结各界人士建立统一战线 
 

    近日,汕头市侨联设立“林少豪助学专项资金”,发放对象为我市生活困难的初中升高中、高中升大学以及在读的大、中学生,每年在秋季开学前发放一次。 

    总观华侨出国原因不外被迫与寻求发展。被迫也好、寻求发展也好,他们都历尽艰辛。经受人地生疏、水土不服,殖民主义者的迫害,异国政府的排华以至竞争相害、宗派斗争等等。在旧时代,政治腐败、祖国积弱,华侨是海外孤儿。他们希望祖国政治清明、国家富强,背后有靠山。所以,除努力适应当地生活环境外,十分关心祖国家乡的风云变化,支持祖国家乡的一切公益事业、进步事业以至投身祖国的革命变革和建设。

页面

订阅 RSS - 华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