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信合封”是潮帮侨批业国际汇兑的基本形式。它既不完全等同于民信局“传信”和“兼营”或“专营”侨汇的业务,也有别于光绪二十二年(1897)以后设立的邮局、银行之“信汇”、“票汇”和“电汇”;“银信合封”顾名思义就是侨批局 (馆)采用“银信联袂”的汇兑方式,为旅外侨胞直接把家书和汇款一并寄达家乡眷属,并以回批作为汇款收据的一种特殊寄汇。

    在上个世纪30-40年代间,泰国华侨在如火如荼的救国热潮中,涌现出陈景川、陈守明、蚁光炎、郑子彬、廖公圃、余子亮、潘伯勋等一批杰出的侨领。其中,与陈守明是挚友、与蚁光炎是同行、知交的潘伯勋先生其事迹鲜为人知。
 

    在海外的潮汕侨胞中有些人奋发进取发挥其聪明才智在种养业、工商业、金融界不断拓展而业有所成。他们致富之后不忘家乡为家乡效力最突出的是支持孙中山(文)推翻满清封建腐朽王朝为神州新生做出贡献。
 

    20世纪初水彩画带着英吉利海峡的湿润空气登陆我国沿海城市香港、广州、上海的同时,也来到“种田如绣花”的潮汕大地。文化的传播、移植与物种的传播、移植有相似之处,都需要有适合其生长的气候与土壤。水彩画来到潮汕,恰好找到了与她的秉性相吻合的人文地理环境。
 

    “侨批”现象,不加整理研究,有如散沙。这些存在于近现代历史阶段的原始史科,从历史学范围,加以筛选分捡,在各个史学门类中很有深入浅出、明了易懂的特色。从一滴水看世界,从一小事看历史,侨批提供了更加可贵的民间感知的“真史”,这是侨批研究的方向和精髓。只要观研这一些原件,就给你展开各个史学门类的视野。
 

    用物理学家、金融专家来称呼他似乎都不全面,把他称为活跃在中国、美国两国科技、金融界的一位社会活动家则更为贴切:他是国际华人科技工商协会主席、美国凯思比海外创业投资公司董事长、美国东方银行董事;他取得了纽约市大学博士学位,曾担任加拿大麦基尔大学、纽约市大学、纽约理工学院博士后,研究员和副教授,在基本粒子理论中的夸克质量,超弦模型,动力学破坏等物理学的研究方面取得了一定成果;他曾任职于美

    现在有一种说法被普遍认同:全球潮籍人士有3000万人,潮汕地区1000万人,中国大陆本土以外1000万人,海外1000万人。据汕头侨务系统的调查统计,海外潮人比较集中是东南亚和香港。

    中国人前往国外贸易、谋生或侨居,究竟始於何时?虽说在秦汉时,我国已有远航能力与技术,汉武帝时亦有广东海船远航到达泰国之说,但从宋人朱所著《萍洲可谈》中有“汉威令行於西北,故西北人称中国为汉;唐威令行於东南,故东南人称中国为唐”。明史《真腊传》“唐人者,诸蕃呼华人之称也,凡海外诸国尽然”。

    潮汕有一种职业,已消失多年,但从事这种职业的商人,在潮汕人迁往海外的移民史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雍正至道光年间,潮汕人到海外谋生已成风气,红头船也有了专门载客“过番”的新业务。《公案簿》上就有道光四年(1824)2月,红头船从樟林载客出发,在海上航行26天后,抵达吧城(雅加达)港口的记载。那条船上有503名搭客,加上船员共619人。这还不是条大船。

    海外潮人文化在积极汲取海洋文化的丰富“营养”时,并没有完全变为洋气十足的“海派”,而是依然蕴含着本土潮人文化的精华。实际上,海外潮人文化的形成,就是在异域对本土潮人文化的成功再创造。为此,作为海外潮人文化“母体”的本土潮人文化,有必要反过来以海外潮人文化为样榜,通过新陈代谢,进一步优化自己的内涵,使优秀的传统文化与时俱进,充满新时代的气息,为潮汕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更为强劲的精神动力。

页面

订阅 RSS - 华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