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牧先生在《樟林古港碑记》中记载:“红头船,……装载旅客和货物,乘风破浪,扬帆远行征,北上直达上海、天津、青岛等地,南下出航暹罗、交趾、新加坡诸邦。”樟林北社“和春”号的红头船上对联是:“和之璧,隋之珠,璧合珠联歌满载;春自南,夏自北,南来北至庆荣归。”这是一副藏头对联,读之可感受到船满载而归的喜悦,更可感受到清乾嘉年间古港海运之繁忙。那么红头船上所载为何物呢?

    潮阳旅泰侨胞陈美堂(见图①),因为辛亥革命做出巨大贡献而获孙中山嘉奖并题自己瓷像相赠。他逝世后,蒋中正题送挽辞。
 
   陈美堂(1872-1936),今潮南陇田镇浩溪人。少年聪颖有大志,遵父训致力学医,虽有心得,但自感医学未精,不敢贸然行医。父亲去世后,于清朝末年赴暹罗(今泰国)经商。稍有积蓄,在曼谷创办大安堂药行,后与陈泽猷等合办耀华力药行。

    如云往返的商船,很快为樟林古港带来了巨大财富。富裕了的商人们,除了在古港建起众多南通北达的商业街以外,还相继建起了一处处精致雅丽的私家庭院、恢宏壮丽的庙宇等。 
 

    自饶宗颐教授首树“潮学”大纛以来,随着研究的纵深和横向发展,“潮学”内涵和外延实际也在不断变化。但无论如何,“潮学”作为一个学科,不论其研究对象的时空和内容如何变化,具体又囊括多少领域,一切的一切,都离不开其主体或载体,即潮人。没有潮人的活动,就不存在潮学。因而,“潮学”者,研究潮人之学也。

    “红头船近,红头船远”,红头船上依依惜别的出海谋生的人们,挤在船头,家园是渐渐远离的记忆。眺望,海岸线是天边的云,于是模糊了视野,坚定了纵横四海的信念。
 

    “批”的原义是“手击”(打耳光)、“刨削”的意思,引申为“批改”、“评判”,如读古书的“眉批”、老师的批改学生作业等等。于是乎成为公文的一种——批示,即上级机关对下级的书面报告或请示所作的书面指示和答复。

    潮汕的"侨批",俗称"番批",专指海外潮人通过民间渠道寄回国内的汇款,其中绝大部分附有家书。它最早产生于何年,无据可考。而按历史情况推断,应当始于清初"海禁"解除以后,即始于潮人从当时闻名于世的樟林港乘坐红头船出发,向东南亚各过迁移,结伴成群,形成较大过摸的18世纪初叶,到20世纪80年代末结束。其历史之长,规模之大,文化色彩之浓郁,皆令世人惊叹。 

    近日,中国档案局公布,将「侨批档案」列入《中国档案文献遗产名录》,并准备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报「世界记忆名录」。侨批作为中外交流史上的一部「信史」,具有独特的历史价值和文物价值,被国际汉学大师饶宗颐赞誉为海邦剩馥、媲美徽学。
 

    在汕头韩堤路有一座亭,原称“暹罗华侨赈灾纪念亭”,今名“丰哉亭”,俗称“八角亭”。它是一座为纪念“八·二”风灾后暹罗华侨赈灾善举而兴建的纪念亭
     
     要说八角亭,还得从民国年间潮汕遭遇的一场惨重的自然灾害说起。
 

    写杂文、随笔的黄老,大名叫璋尊。他是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从广州明湖旁的暨南大学历史系毕业后,分配到广西工作的。我和黄老是潮州同乡, 乡谊甚篤。春节前,我在梧州拜访他。

页面

订阅 RSS - 华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