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阳光和煦的春日,我来到潮州的祭鳄亭。该亭位于韩江西堤旁,距离市区约二里许,是专为纪念唐韩愈在潮州任刺史时在恶溪(今韩江)边祭鳄鱼而建。亭的外观与一般凉亭并无二致,亭里却有独到之处:一块矗立着的巨碑面向韩江,碑上全文刻着韩愈的《祭鳄鱼文》,碑下压着一条趴在地面上像是被制伏了的鳄鱼,给游客留下了想象的空间。 
 

    在潮阳灵山寺中有一座“留衣亭”,是韩愈(字退之)在潮州刺史任满后要到袁州赴任前,与他在潮州时结交下的一位好友大颠和尚辞行并留衣为别的遗址。 
 

    武子是中华韩姓鼻祖 
 

    韩愈治潮仅八个月,赢得江山皆姓韩,主要功绩是振兴州学。而这一功绩主要任用了赵德主持州学大事。

    最近,北阁景区新增了一处文化景观,这就是清·光绪《海阳县志》中提到的浪西楼。
 
    “浪西楼”最早出现在唐代苦吟诗派诗人贾岛的代表作《寄韩潮州愈》中:
 
    此心曾与木兰舟,
 
    直到天南潮水头。
 
    隔岭篇章来华岳,
 

    潮州城外,韩江下游一带从唐代以来就盛产蜜柑。这种蜜柑的出现有一个奇妙的传说。

    公元819年农历正月,韩愈带着耻辱、忧伤和失望离开长安,路过陕西蓝田关时,天正下着大雪,又传来了他的家人遭受株连被赶出京城、12岁的女儿病死路上的消息,悲愤万分的韩愈挥笔写下了“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阳路八千……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的诗句。

    2月2日,千年古城潮州迎来了几位特殊的“朝圣者”———英国牛津商学院的安迪、马丁老师及其家眷。这几位来汕头传道授业的外国老师怀着崇敬圣贤的心情,拜谒了韩文公祠,怀古探幽,体验古城人文,踏寻韩公“始潮人未知学”留下的履迹。
 

    民俗形成的原因到底有哪些?陶立先生在《民俗学概论》中曾从经济的原因、政治的原因、地域的原因、宗教的原因以及语言的原因等五个方面进行了颇令人信服的阐析。但笔者感到,在中国历史上,一些地方的民俗建构还往往与迁谪这种中国古代特有的政治文化现象相关。很多著名的迁客逐臣都是文化名人,他们对贬所的民俗生活与群体心理发生了或多或少的影响。如屈原之与岳阳、柳宗元之与柳州,等等。

    《旧唐书·韩愈传》有这样一段记载:
 
    初,愈至潮阳,既视事,询更民疾苦,皆曰:“郡西湫水有鳄鱼,卵而化,长数丈,食民畜产将尽,于是民贫。”居数日,愈往视之,令判官秦济炮一豚一羊,投之湫水,之。之夕,有暴风雷起于湫中。数日,湫水尽涸,徙于旧湫西六十里。自是潮人无鳄患。
 

页面

订阅 RSS - 韩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