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元八年(792),韩愈听说自己原先十分崇敬的右谏议大夫阳城不尽职责,便写了《争臣论》对他作了规劝。他在文章中说:“君子居其位,则思死其官。未得位,则思修其辞以明其道。”“得其道,不敢独善其身,而必以兼济天下也。”这一年,二十五岁的韩愈刚登进士第,尚未参加吏部的博学宏辞考试(合格者才能授官职。

    潮州富有深厚的文化传统,北宋陈尧佐曾赞誉潮州为“邹鲁名邦”。唐宋两代不少朝廷公卿重臣莅潮,更促进潮州文化的发展,特别是韩愈贬潮任刺史,大力置办乡校,推崇儒学,加之宋代理学学风,促进韩愈的儒学思想深入人心,出现了潮州“前七贤”。

    
     韩愈在离潮州再刺任袁州之前,把自己的衣服留给大颠禅师并赠大颠禅师诗: 
     吏部文章日月光,平生忠义着南荒; 
     肯因一转山僧话,换却从来铁心肠。 
     韩愈赠大颠禅师的诗,是经过了一段思想苦闷的斗争,而以潜于“双面人格”不得违心表达他的思想转变。宋代大理学家周敦颐便据此而在大颠堂题诗讥而曰: 

    在党中央强调各级干部要“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今天,很有必要倡导学习一千多年前一心为民的韩愈。    

    一个阳光和煦的春日,我来到潮州的祭鳄亭。该亭位于韩江西堤旁,距离市区约二里许,是专为纪念唐韩愈在潮州任刺史时在恶溪(今韩江)边祭鳄鱼而建。亭的外观与一般凉亭并无二致,亭里却有独到之处:一块矗立着的巨碑面向韩江,碑上全文刻着韩愈的《祭鳄鱼文》,碑下压着一条趴在地面上像是被制伏了的鳄鱼,给游客留下了想象的空间。 
 

    在潮阳灵山寺中有一座“留衣亭”,是韩愈(字退之)在潮州刺史任满后要到袁州赴任前,与他在潮州时结交下的一位好友大颠和尚辞行并留衣为别的遗址。 
 

    武子是中华韩姓鼻祖 
 

    韩愈治潮仅八个月,赢得江山皆姓韩,主要功绩是振兴州学。而这一功绩主要任用了赵德主持州学大事。

    最近,北阁景区新增了一处文化景观,这就是清·光绪《海阳县志》中提到的浪西楼。
 
    “浪西楼”最早出现在唐代苦吟诗派诗人贾岛的代表作《寄韩潮州愈》中:
 
    此心曾与木兰舟,
 
    直到天南潮水头。
 
    隔岭篇章来华岳,
 

    潮州城外,韩江下游一带从唐代以来就盛产蜜柑。这种蜜柑的出现有一个奇妙的传说。

页面

订阅 RSS - 韩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