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宪宗元和十四年,刑部侍郎韩愈因谏迎佛骨被贬来潮州任刺史,其在潮期间与潮阳关系较大有三件事:一是祭大湖神;二是与大颠结交;三是将潮阳县治从临昆迁往新兴乡(今棉城)

   祭大湖神

    韩愈,人称韩文公,乃唐宋八大家之首 。唐元和十四年(819),唐宪宗遣使者迎佛骨,掀起佞佛狂澜。

  知道有个叫韩文公的人,是童年听祖母唱《百屏灯》,有“十五冻雪韩文公”一句,并听她讲韩文公冻雪的故事。看他挨雪冻的情状,则是1953年看张长城的《蓝关雪》,觉得韩文公是个衰朽老头,甚该同情的可怜人。

  由于韩愈治潮只有八个月,但在短短的时间里却为潮汕人民办了大量的好事,以致其改任袁州刺史之后,  “潮人思之至””,以至“其后潮人立庙以祀”即建立专祠,干脆把韩愈当做神明敬奉起来,潮人凡“饮食必祭,水旱灾疫有求必祷焉。”考潮汕韩庙之立,始于北宋咸平二年(999),时陈尧佐“通判潮州,修孔子庙,作韩吏部祠,以风示潮人。

  “潮人于韩公,去思至深”后人除了寄其姓氏、名号于地名,永世铭记之外,还将韩愈当年被贬人潮的艰辛经过和全心全意为潮汕人民办好事的治潮惠政改编成潮剧,以演戏的形式颂扬韩愈刺潮的丰功伟绩,代表剧作有《韩文公冻雪》《韩愈治潮)等。

  昌黎公,圣人之徒欤!其文高出,与古之遗文不相上下。所履之道,则尧舜禹汤文武周孔孟轲扬雄所授受。服行之实也,固已不杂其传,曰佛及聃庄杨之言,不于其思、入其文。但光于今、大于后,金石焦烁,斯文灿然。德行道学文,庶几乎古。蓬茨中,手提目览,饥食渴饮,沛然饱满。顾非适诸圣人之域而谬志于此,将所以盗其影响。

    潮州姓韩,正如曲阜姓孔。山叫韩山,江曰韩江,树为韩木,连潮州惟一的大学也是“韩”字打头。在潮州韩文公祠中刻着赵朴初先生的两行字:“不虚南谪八千里,赢得江山都姓韩。”也正是韩愈的影响,潮州成为岭南最富文化底蕴的城市,被称作“海滨邹鲁”。一位被贬谪的文人居然如此深刻地影响一座城市,是一个耐人寻味的文化现象。

    韩愈在潮汕文化发展史上,确有独特的贡献,不过唐代的潮州与京都相隔8000里,还处于“荒僻蛮烟”之地,是朝廷惩罚罪臣的流放场所。但韩愈的流放罪名不同于一般贪墨之辈。他在唐元和十四年(819年)反对宪宗亻妄佛,被贬潮州刺史。在此以前,他曾多次有功升官,也都因反对官吏横征暴敛,请求朝廷宽免役赋等言论,而得罪权贵,多次被贬外放。

    从旧城东门出来,走过湘子桥就来到韩江的东岸。在沿江岸往北走一小段路,就来到韩山脚下,韩文公祠依着山势而上。在高处的一座主体建筑内,供奉着一尊比例比真人大了近一半的韩愈塑像。
 
   就像杭州人为了纪念白居易、苏轼,把西湖上的两条堤分别称为白堤、苏堤一样,潮州人为了纪念韩愈,也用他的姓来命名一些重要的地方。
 

    “韩文公祠”位于广东省潮州市韩江东岸笔架山麓,就为纪念韩愈而建。跨过广济桥,迎面便是蜿蜒起伏的笔架山,山上岩石层叠,苍松翠柏,浓荫蔽日,沿中峰石阶直上山腰,庄严静肃的韩文公祠便耸立在眼前,这里便是“韩祠橡木”的胜地。
 

页面

订阅 RSS - 韩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