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文公祠 郑鹏 摄

  余生也晚,未能赶上潮州刺史韩愈在恶溪祭鳄的时刻;今世有幸,生在潮州。这个当年蛮荒瘴厉之地,经韩愈治潮之后,兴学育才,启开民智,自宋以后,成了人文鼎盛的海滨邹鲁、岭海名邦。

  潮州,韩江北堤中段有座亭叫祭鳄亭,是为纪念韩愈而建的。亭柱有联:“佛骨谪来岭海回而增重;鳄鱼徙去江河自此澄清。”还有一联:“溪石何尝恶;江山喜姓韩。”为国学大师饶宗颐教授题撰的。亭中有一条栩栩如生的石鳄鱼,脊背上坚载大石碑,正面刻韩愈《鳄鱼文》全文,背面刻《鳄渡亭碑记》。读着这柱联和碑文,我又萌发到韩祠瞻仰韩公的念头。

  揭西县河婆三山祖庙内,有一块韩愈写的《祭界石神文》石碑。石碑镶嵌在大厅左侧的墙上。这是当地民间传说韩愈到过河婆的“证据”,被一些人津津乐道。

  韩愈莅潮时间历来争议颇多。据韩愈《潮州刺史谢上表》:“臣以正月十四日蒙恩除潮州刺史……以今月二十五日到州上讫”,所谓“今月”有三月、四月两说。笔者曾于2008年在《韩愈研究》(第六辑)发表论文《韩愈赴潮行迹及其思想变化》力主“三月说”。

  辟佛累千言,雪冷蓝关,从此儒风开海峤;

  到官才八月,潮平鳄渚,于今香火遍瀛洲。

潮州韩文公祠

  潮州韩文公祠名闻海内外,其祠联素来广为传播。其中最脍炙人口的一副:天意启斯文,不是一封书,安得先生到此?人心归正道,只须八个月,至今百世师之。

  在风雪交加中,韩愈乘一叶孤舟,穿越崇山峻岭,一路前往潮州赴任。这是广东省话剧院大型历史剧《韩文公》序幕的一个场景。

页面

订阅 RSS - 韩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