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县多城。一般县域,大都为一县一座城池,城为防,城内可以互市,这也是城市的雏形。海丰地处沿海,北面为东北-西南走向的莲花山脉,一系列千米高山如同天然的长城,阻隔了濒海地带与中原内陆的交往,南面有着长达几百公里的海岸线,海岛港湾众多,这样的三面封闭一面向海的地理,在保留比较独特并相对独立的区域海洋文化的同时,也是海盗滋生的温床。

  清代城池大都承用明城,旧城屡有修筑,新建者有陆丰县城、碣石镇新城及数处移置巡检司城、炮台、营寨等。

  围寨为城池这一防卫建筑,在民间的另一面目。明朝倭盗猖獗,官方设城,民间富有者筑寨,成一时风气,围寨成了当时民间聚族而居以求自卫的一方保障。明代中叶,倭患尤甚,据《吉康治乱记》,明廷明文“令各乡建寨,此不去则守,图存之策也”。

   城池和围寨是旧时一地的地标性建筑,作为防卫建筑,起初是因聚居而发展。据考古发现,我国已知最早的城池为史前龙山文化藤花落古城,而最早的建城史料为《考工记》王城图,这种方形城池后来成为城池建设的蓝本和主流。

    粿,在海陆丰人生活中有着不可替代的地位。如果节日是串起一年365天的节点,那么粿便是节日的内容和最佳表现形式。因应佳节吉旦的不同,海丰地区粿的种类造型和制作技巧也不尽相同,俗语“时节做时粿”之说。随着春节的临近,更勾起了儿时对粿的美好回忆和渴望。一年之中,海陆丰人以春节的“甜粿”、“发粿”的制作最为隆重。

    天上有雷公,地上海陆丰。海陆丰,不仅是众所周知的红色政权的根据地之一,是著名农民运动领导人彭湃的家乡,更是岭南地区有名的戏窝子。在这里,迎神赛社的风气非常浓重,聚集了被称为“岭南濒危剧种”的西秦戏、白字戏、正字戏三大戏种。当然,更重要的是,那里还有许多热爱看戏、痴迷演戏的海陆丰人。人称“戏簿”的吕匹,便是其中之一。
 

    海陆丰地区除了有历史悠久的正字戏、西秦戏、白字戏三个稀有剧种外,还有一朵不老的民间艺术之花——皮影戏。说到皮影戏,去年,中山大学传统戏曲与非物质遗产研究所康保成教授指出,这是一项极为难得的文化遗产。 

    烂土深挖一词,最初起源于海丰方言,意思是指要从烂土坑里面挖好土,就要往深处深挖,越挖越深,越挖越有好土。在海丰方言里通常都含有贬义,用来形容一个人贪得无厌,无休止地从贡献者那里要好处,永无休止。  
 
 传说故事 

    白字戏,历史悠久,明初(或更早些时候)从闽南流人粤东,到了海(陆)丰,与当地方言、民间艺术结合,遂逐渐形成了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海陆丰白字戏。潮人为了区别于潮州白字(即今潮剧),称之为“南下白字”。音乐唱腔基本为曲牌联套体,辅以民歌小调。因唱曲多用“啊咿嗳”衬词拉腔,故俗又叫“啊咿嗳”。 
 

订阅 RSS - 海陆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