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夫茶”与“功夫茶”混称的情况,时下十分流行。其实,“工夫茶”不能称“功夫茶”。故特为之作文正名。 
     (一)“工”、“功”有别 
     工,《说文解字》云:“工,巧饰也,像人有规矩也。”徐锴注曰:“为巧必遵守规矩、法度,然后为工。”段玉裁注曰:“凡善事其事曰工。” 

    初到潮州的人,走在街头巷尾,随时都能看到许多这样的喝茶人,无论在什么时候,潮州人喝茶时一定要生起炭泥炉,烧出滚水,认认真真烫杯淋茶,不紧不慢轻呷细品。这就是潮州的工夫茶。
 

    工夫茶的基本特征,可用一句话加以概括:用小壶、小杯冲沏乌龙茶。
     从明代中期以后,士人品茶讲究理趣,追求品饮过程中的精神、文化享受,茶具因此而日趋小巧精致。对此,冯可宾在《芥茶笺》中有一段独到的议论:或问壶毕竟宜大宜小?茶壶以小为贵。每一客,壶一把,任自酌自饮,方为得趣,何也?壶小则香不涣散,味不耽搁。周高起在《阳羡茗壶系》中亦强调:

    什么是工夫茶?清代的蔡爽(字伯龙,生平事略不详)的《官话汇解便览》中有一条有趣的简释。该书是以浙江方言与官话一一对照的辞书,其上卷(饮食调和)有谓:
         茶米 茶叶
         好茶 工夫茶硕
         幼条 芽茶

    人类嗜茶,殆与酒同;以为饮料,几遍世界。原因茶含单宁酸,具激刺性。能令人启迪思虑,更有文人高士,借为风雅逸致, 凡在应酬交际,一经见面,即行献茶。在商业方面,亦赖茶为重 要之输出品。供之事实,茶与人类生活,非但占重要性、以为饮料,已属特别。惟我潮人,独擅烹制,用茶良而,争奢夺豪,酿成“工夫茶”三字。驰骋于域中,尤为特别中之特别。

    工夫茶,烹治之法,本诸陆羽《茶经》,而器具更为精致。炉形如截筒,高约一尺二三寸,以细白泥为之。壶出宜兴窑者最佳,圆体扁腹,努咀曲柄,大者可受个升许。杯盘则花瓷居多,内外写山水人物,极工致,类非近代物。然无款志,制自何年,不能考也。炉及壶、盘各一,惟杯之数,则视客之多寡。杯小而盘如满月。此外尚有瓦铛、棕垫、纸扇、竹夹,制皆朴雅。壶、盘与杯,旧而佳者,贵如拱壁,寻常舟中不易得也。

    潮汕人爱饮工夫茶,可以说是达到“嗜茶成性”的程度了。这是一种独特的潮汕地方茶文化、饮食文化,值得大书特书。

    讲到潮汕的饮食文化,不能不讲到工夫茶。
     潮汕工夫茶风情悠悠;茶具精巧,沏工考究,一招一式,韵味无穷。吴南生(伍羽)同志因此著有洋洋一万五千字的《说潮汕工夫茶》;而潮籍文学大师秦牧更断言:“潮州茶道,堪称中国茶道之代表。”

    候汤。过去潮汕功夫茶煮水有讲究“蟹目水”之说,今人则没有这样讲究,必须水全沸透。这是对的,因为水全沸开了才能杀死水中一般的细菌。古人许多论煮茶水的诗人均说蟹目水或鱼目水最好,如《茶说》谓:“汤者,茶之司命,见其沸如鱼目,微微有声,是为一沸;铫(砂锅)绿如连珠,是为二沸;腾波鼓浪,是为三沸。一沸太樨,谓之婴儿汤;三沸太老,谓之百寿汤;若水面浮珠,声若松涛,是为第二沸,正好之候也。

    上述这种记载,已将功夫茶“经”的几个方面大体传达出来了。但从艺术、科学和民俗心里的角度来要求,则觉得还很不够。还得从功夫茶的几个方面——茶具、茶叶、用水、冲法、品法的“功夫”加以介绍,才能更为明朗些。

页面

订阅 RSS - 工夫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