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惠丰

  “一杯工夫茶,一份中国心”、“潮人们逆境而上,在幽幽的茶香中,闯下一片天。红头船精神,不断延绵,不断传承……”茶艺师们素手弄香芽,高冲低斟轻吟诵,将爱国爱乡、感师恩、念亲情等各种丰富情感融入一杯杯工夫茶中。12月7日,2018年广东省职业技能大赛——潮汕工夫茶茶艺师职业技能竞赛在粤东技师学院北山湾校区拉开帷幕。

  不久前,在北京与一群潮籍老乡相聚。座中除我之外,都是年轻时就离开潮州,一直工作和生活在他乡。他们讲的是普通话,喝的是大壶茶。他们之中有音乐家、戏剧家、新闻记者,都是业界精英。现在都退休了,生活在北京。仍然讲的是普通话,喝的是大壶茶。

  茶如美人,亦如高僧,能解闷消乏,也能参禅悟道;茶如米饭,亦如汤药,能进补身体,也能医疗疾病。对于文人雅士而言,喝茶其实不只局限于品尝味道,而已经上升到一种精神享受。

  潮汕人嗜饮工夫茶,无论百姓家庭,还是坊间商铺,甚至办公场所,必备茶具。滚水升腾,茶香扑鼻,是你在潮汕街道上所见所闻的常态。由于嗜茶成俗,也产生了许多与“茶”有关的词语和俗语。最让外地人啧啧称奇的是潮人不把茶叶当“叶”,而是当“米”,把茶叶叫“茶米”。

郑毓祥在煮茶 郑奕鸿 摄

  潮州工夫茶入口是苦的,初尝者都会不禁皱起眉头,老茶客鼓励说:吞下去,很甘!

  吞下去果然很甘,余甘永存。

  于是我刷新了对中国未来的憧憬:给潮汕人一点掌声,在心中“栽”上一面“工夫茶”的旗帜。做到了这点,中国将更可爱,国家不强盛也难!

页面

订阅 RSS - 工夫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