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商做生意离不开工夫茶。工夫茶是潮商的粘合剂。

  在远离潮汕本土的地方,如果随便请一个人说出一件与潮汕有关的事,大多数的回答恐怕都是:“会做生意”和“喝工夫茶”。

011年春节,叶汉钟应邀到中央电视台录制节目,展示潮州工夫茶艺。

  去年盛夏,陪太太回河南辉县老家探亲,太太特意叮嘱拍摄老槐树。这棵六百多年历史的老槐树,曾经种在老丈人两兄弟院子里,太太小时候爬树、摘槐花、蒸槐饼,最快乐的童年时光与最深刻的家园印象都与之相关。“何事吟余忽惆怅,村桥原树似吾乡。”从一定意义上讲,留住老槐树就留住赵家之根,留住太太的乡愁。

  对经常外出的我来说,在异乡喝上几杯家乡的工夫茶,是对家的怀念,是乡愁的慰藉。随着年岁渐长,对茶的认识也与日俱增。青年时候的茶,中年时候的茶,各有滋味。和朋友喝茶,和陌生人喝茶,甚至是和自己喝茶,各有趣味。喝茶,在家里,在外地,在路上,充满人生况味。

  正衣冠 净双手 调气息 平心绪

  掏清水 置炉上 活火煮 候水沸

  理茶器 取沸水 先热罐 再热盅

  潮汕出名工夫茶,一个炭炉一泡茶。

  关公巡城好架势,韩信点兵来滴茶。

  茶香引来四方客,世界潮人亲一家。

页面

订阅 RSS - 工夫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