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潮州歌册的创作与吟唱这个话题,在我的脑际已经盘旋若干年时间。近期,我拜读了林声友先生发表在《潮州社科》的《谈潮州歌册的传承与创新》一文,颇有感触。林先生在文中描述了潮州歌册的过往和现状后,着重指出:“潮州歌册的衰落,除了妇女们多数参加工作,没有时间唱歌或听歌,其主要原因是人们对潮州歌册的淡忘,也就是对潮州歌册缺乏兴趣。

乌桥岛 杜一方 摄

  潮州歌册是以潮汕方言写作的长篇叙事唱本,属于潮汕民间文学,它曾一度在潮汕地区广泛流传,现属省“非遗”项目。随着时代发展,社会生活和娱乐形式丰富多彩,潮州歌册逐渐被淡忘。日前,市文化馆和市非遗保护中心联合主办《潮州歌册》研讨会,众多专家学者齐聚一起,共同探讨潮州歌册的出路。

  潮州歌册是国家级的非遗保护项目。为了给这个优秀的民间文化艺种构筑展示的平台,本报编辑部于今年初在本版开设了“潮州歌册”的栏目,刊登短篇的潮州歌册新作。受本报编辑部所托,我负责审编这个栏目的稿件。首先,向所有赐稿的作者表示感谢!遗憾的是,近半年来,总共只收到6件作品,采用的只有庄泽伟写的《两代同心助老弱》(刊发于5月17日本版)。

    我们常常感叹作经文者之圣灵,但知其真人者少之又少。许崇益校长之潮州歌册——《宋大峰祖师传奇》为我们展示了这个千年之秘——大峰祖师是北宋末年来到潮阳的著名高僧,俗姓林,名灵噩,字通叟,生于公元1039年,卒于公元1127年。他原籍浙江温州,出身豪门,自幼聪明好学,后列位进士,当过浙江绍兴县令。他为官几年,因不满当时朝政腐败,不愿同流合污,遂弃官遁入空门,法号大峰。

    潮州歌册是潮州俗文学中最流行的说唱文学,它是从弹词演变而来的。潮州歌册之所以成为千家万户,一代代妇女百唱不厌的缘由,则是它以恢宏完整的故事内容,浓重的场景渲染和扣人心弦的人物心里活动刻画,给歌者或听者留下恋恋之情,听一卷潮歌如同观赏一出大戏,潮州歌册对潮州妇女的精神熏陶、普及文化教育起到无法估量的作用。
 

    潮州歌册是潮汕地区民间说唱文学,和北方的大鼓同为我国两种主要的说唱文学形式;中华大地上被称为“女子文化现象”的物事寥寥无几。而在广东,一有顺德婚嫁民俗的“自梳女”,二有潮汕地区的“潮州歌册”。那么,潮州歌册是从何而来,又是如何发展演变的呢?总结和分析潮州歌册的艺术特色,对传承和保护这一独特地方文化无疑具有重要的意义。 
 
   潮州歌册源远流长 

    中华大地,被称为“女子文化现象”的物事,寥寥无几。在广东,一是顺德婚嫁民俗的“自梳女”,二就是潮汕地区的“潮州歌册”。像“潮州歌册”这种涵盖“民间文学”与“民间说唱”的女子文化,在全国来说,也是极少有的。 
 

    提起潮汕文化,人们便会想起名闻遐迩的潮州莱和工夫茶。其实,潮汕文化内涵丰富,多姿多彩。更令人瞩目的是它的古老、独特、文雅。 

页面

订阅 RSS - 歌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