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改革开放的发展,潮汕已成为海西引人注目的区域。自古以来,潮汕与台湾的人文历史关系甚为密切。在桑浦山南麓,有一处与台湾有关的古迹,那就是:清代荣禄大夫提督军门兼辖台澎水陆官兵海坛总兵官芝俊陈公墓。

    从明嘉靖四十二年(1563年)澄海置县以来,“莲阳”就是澄海县苏湾都的一部分,因其位于莲花山以南,而称“莲阳”。历史上的莲阳曾有上中下之分:莲阳上社(今莲上南徽、塗城、上巷、兰苑、竹林)、莲阳中社(今莲上永新)、莲阳下社(今莲下槐东、槐泽、李厝宫、许厝、建阳、立德、槐南)。

    闽南潮汕同根同脉,云霄处处可闻潮乐。
 

    书院制度的正式实施始于南宋理宗时期(1225—1264)。其时,程朱理学获得政府合法地位,且渐成为官方的正统思想,由于朝廷的大力提倡,地方官府遍设书院,朱熹生前的愿望终为实现。

    黄稹(字几叔)生于福建,北宋进士,熙宁年间任潮州知州,晚年立籍揭东县白塔镇塔南村,卒葬揭阳黄岐山。现黄岐山黄稹墓保存完好。
 

    你知道中国三大谜乡在哪里吗?
  
     广东汕头澄海区,以及福建漳州市芗城区,还有泉州石狮蚶江镇!
 
     中国三大谜乡集中于闽南和潮汕毗邻地区,难道是一种巧合?
 
     中国三大“谜乡”
 
     尽在闽潮
 
     闽潮灯谜为媒
 

    “您是要喝单枞茶还是铁观音?”在潮汕地区,基本上只要一拿出工夫茶具,这句话便会成了沏茶人的“口头禅”。潮汕人不仅爱喝茶,对工夫茶品种的选择也颇有研究。在与潮汕地区紧密相连的闽南,喜欢喝茶的民众也非常之多。在潮汕,无论普洱茶、绿茶、红茶,都曾经成为品茶的潮流,然而,“一阵风”过后,依然“坚挺”的仍是潮汕的单枞茶和福建的“铁观音”、“水仙”、“大红袍”……
 

    “参天之树,必有其根;世间之人,必有其祖”,数典不忘祖,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潮州人,福建祖”,早就在潮汕地区广为流传,饶宗颐教授总纂的《潮州志》明确记载:“唐时中华氏姓迁入者,有潮阳洪氏,来自莆田”,“自宋以来闽人多迁潮,而仕宦占籍尤众,以莆田为最多”,其中有黄、郑、方、陈、萧、魏、丘和兴化蔡诸氏。莆田则是中华先民南迁的“中转站”。

    潮汕妇人碰上不合心意的人事,总喜欢回敬一句:“祭你到五都,去食番薯圈!” 
 
   潮汕人从前吃番薯,喜欢用“贴”的方法,即将整个的番薯横切成约1厘米厚的一圈圈,披在鼎(大铁锅)的四周,鼎中放上水,加盖后用猛火烹煮,这样“贴”出来的番薯圈一面是赤的,清香爽口。 
 

    1876年2月,丁日昌被补授为福建巡抚,时台湾为府级建制,隶属福建管辖。在该任上,丁氏巡视了台湾,并提出一系列经营方案,成为台湾史上备受关注的事件。丁氏对台湾在中国海防上的重要性早有认识,他在《海洋水师章程别议》、《海防条议》等文件中提出,应利用有利条件,屯田开矿,开设机器厂、船厂,并“泊铁船二三号,以固东南枢纽”,并预言“利窦日开,生聚自可日有心盛,数十年后竟可另设一省于此。

页面

订阅 RSS - 福建